浙江织里古村落:守望诗意 展现活力

2018-09-12 04:00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光明日报记者 方曲韵 严红枫

  打开湖州地图,可以看见一条条南北向的河道自太湖向内陆延伸,纵横交织,这是太湖地区古老而又独特的水利工程,叫作溇港。

  太湖沿岸一个个村落被沿湖密布的溇港串了起来,世代居民依水建房、沿溇而居。

  从织里镇出发,沿着滨湖大道一路向东,一边是烟波浩渺的太湖,一边是静谧的古村落。横溇纵塘间,古村落保留着江南水乡最初的肌理。

  改革开放40年,浙江吴兴织里浓墨重彩书写乡愁描绘文化,因交通不便而一度衰落的一个个古村落重焕新生,以全新姿态进入人们视野。

  江南人家流淌乡愁古韵

  “大白诸沈安,罗大新泾潘,潘幻金金许杨谢,义陈濮伍蒋钱新,石汤晟宋乔胡薛,薛埠丁家一点吴。”这首在织里历史上流传的民谣,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一条通向太湖的溇。

  流经织里镇义皋村的溇共有两条,分别为义皋溇和陈溇。

  作为太湖南岸最主要的水运通衢,义皋村曾是远近闻名的农村集镇。义皋溇里停满了船只,四通八达的水系将当地的丝、鱼、米等物产带到了杭州、上海、苏州,甚至有船只通过京杭大运河直抵北京。

  20世纪70年代末,陆运逐渐代替漕运,义皋村的繁华也随之消逝。年轻人开始离开家乡外出打拼。

  提起改革开放初期,义皋村原村主任潘水芳说了一个字“穷”。也正是因为穷,村里的老街、古桥等古宅古建都被保留下来,如今成了一笔文化财富。

  以百年古桥尚义桥为中心,义皋老街和古民居次第展开。桥东的范家大厅是典型苏派建筑,桥西的李家老宅属后店前宅代表格局。还有朱姓、丁姓等古民居,各有不同。

  2014年,义皋村被列入中国传统村落名录和浙江省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古村迎来发展新机遇。古宅、古道、古桥、古寺得以修复,渐渐显露旧时粉墙黛瓦、流水人家的韵味。

  义皋村南的兴善寺建院至今已经1000多年了,屡毁屡建。每年农历七月七祈求丰收的青苗会从这里出发,各自然村接力,环绕义皋走上一圈。

  潘水芳介绍,随着生活方式变迁,祈福内容也从“田蚕茂盛”变成了“生意兴隆”,但是人们祈愿美好生活的初心依然,浓浓的乡愁没变。

  千年溇港续写水乡新篇

  义皋村村口,一座由茧站改造而成的溇港文化展示馆静静伫立,记录了太湖流域2000年的治水史,以及人文与自然的演变历程。

  走进展示馆,便开启了一段穿越之旅。2000年前,太湖南岸还是一片沼泽,一代又一代先民们在沼泽滩涂中导水作田,庞大细密的溇港系统滋养着一方丰饶。这块曾经“际海茫茫”的洳湿之地,渐渐孕育出了“田池布千里”的南太湖风貌。

  随着时代变迁,环太湖的溇港逐渐减少,而织里一带还保留着较为完好的溇港系统,不少溇港至今依然起到防洪、灌溉、排水、引水、航运的作用,生态效益巨大。

  伍浦村紧邻义皋村,蒋溇、伍浦溇、濮溇、陈溇等4条溇穿村而过。这里的太湖蟹远近闻名,因为水环境优良,连东太湖的苏州蟹农都要来伍浦养蟹。

  水产养殖是伍浦村的支柱产业,全村共有养殖水域1100多亩、水产养殖大户18户,护水成为全村百姓共识,“一家四代治水人”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从宋松元的父亲宋阿荣开始,宋家就跟治水结缘了。这几天,62岁的老党员宋松元又带着儿子和孙女,和村里的志愿者一起,在周边溇港水域巡逻:“我们村现在不仅要用好水养出好蟹,还要让好水留住客人!”

  既要螃蟹肥美,也要山青水美。

  2016年11月,太湖溇港成功入选《第三批世界灌溉工程名录》,湖州有了一张世界级名片。

  2017年8月,南太湖溇港水利风景区正式入选第十七批国家水利风景区名单。

  借水兴村,借水兴镇,借水兴市。这其中,离不开旧时的馈赠,更离不开今日的建设。

  “现在,伍浦的村庄新景到处充满水元素。”伍浦村村支部书记卢云旗介绍。具有改善水质功能的喷泉将引入的太湖水变成晶莹剔透的水滴,农民公园的小池塘里有了用于净化水质的生态浮岛。

  村民谈松云看着美丽水景笑着说:“伍浦变漂亮了,来我们村转转的城里人变多了,到了太湖蟹上市的时候,那就更多了!”

  慢文化唤醒美丽经济

  百坦,是湖州人的口头禅,意思是“慢一点”“慢慢来”。

  在织里,人们相互打招呼会说:“上班去啊?百坦去。”“买菜啊?百坦买。”买完东西店家会说:“百坦走啊。”

  一句百坦,让整个织里都慢了下来。

  原本在织里镇上做服装生意的许中岐,现在回到义皋村开了一家主打“土菜”的饭庄。“来我们这里吃饭的客人,点的最多的就是‘太湖三白’,太湖人家的味道嘛。”许中岐语气里满是骄傲,“家乡人气越来越旺,现在在家门口就能做生意,还能把家乡的味道传承下去。”

  崇义馆南侧的非遗传承基地,陈云霞正在教几个小学生绣扇面。她是织里镇漾西小学的一名数学老师,也是织里刺绣第三代传人。

  “教孩子们学织里刺绣,已经是第5年了。”陈云霞说,织里刺绣是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和苏绣不同,织里刺绣风格比较粗犷,讲究实用性。

  如今,这门濒临失传的手艺在织里又时兴了起来,织里漾西小学还组建了300多人的织里刺绣学生社团。

  窗外,太湖水静静流淌,一条古老而又鲜活的溇港文化旅游带已初具雏形。织里镇党委副书记姚连华介绍,由义皋、伍浦、庙兜三个毗邻的村庄组成织里溇港片区,未来将打造成蚕桑文化、鱼文化、稻文化等溇港文化的体验区,我们邀请了同济大学等专业团队对片区进行整体规划,让游客可以零距离品味溇港文化的独特魅力。

  历史与今天在这里交会,织里人以百坦的底气,守望诗意,展现活力。

  《光明日报》( 2018年09月12日 02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