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秋穑,季节的飨宴

2018-09-21 05: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中国农民丰收节作品专版】    

  作者:符利群    

  冬季的雪地踩出坚硬的脚印,

  朝天的背脊躬耕于春天的田亩,

  夏日的面孔黧黑,泛出油金光泽。

  秋分,一半分给了夏日最后一块麦田,

  一半分给了初秋第一株稻穗。

  麦黍稷稻粱菽一夜黄熟,日色淌金,

  春稼的日子,流转成秋穑的辰光。

  这个季节擅长采撷,擅长收获,

  擅长将饱满的收成分享给很多人。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有一场季节飨宴,我们筹划了很多年。

  此时赴宴的人们从远方出发,跋山涉水,

  越过山麻雀和斑鸠此起彼伏的山林,

  家燕和牛背鹭低空掠过的田野,

  奔赴这场约定很多年的飨宴。

  前天,慈和的祖父带我们去村外菜地,

  大白菜肥白甜美,秋茄紫气凝重,

  秋扁豆还在开花,藤蔓柔嫩,

  茭白丰腴嫩白,豆秸晒在干燥温暖的秋阳下,

  芝麻开花节节高,开得再高也会被收获,

  炒熟碾碎,那是不可一世的香。

  向日葵烘焙成另一种香熟。

  清早的芋叶微微一倾,泥土便吞咽了露珠的甘美。

  甘蔗林里捉迷藏,藏起又捡起童年,时光甜美多汁。

  荸荠草色青葱,如肥厚的绿丝绒,

  天空澄蓝,白云朵朵,岁月迢迢。

  昨天,我们随沉默的父亲去割稻。

  镰刀舔舐稻秆,

  身后的稻堆铺阵如队伍。

  稻米结实我们的骨骼和肌肉,我们以汗水反哺。

  烈日泼火,想把我们当新收的稻米煮一煮。

  太累了,索性跪在稻田以膝触地,

  蓦然醒悟,此时不是在向土地三拜九叩吗?

  我们迎迓成礼,泪汗唼喋,血脉嬗递。

  我们匍匐膜拜大地。

  它是神,是喂饱并强壮我们身体的神,

  是主宰我们的爱情和生老病死的神,

  是我们为之歌、为之舞、为之洒汗落泪的神。

  今天,我们在木槿花盛开的村庄飨宴四海八荒。

  河流清澈,沟渠蜿蜒,田舍井然,

  鱼满舱,谷满囤,种瓜必得瓜,种豆必收豆,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乡愁乡音触手可及,

  笑声像稻谷一样丰稔,像梨枣一样甜润。

  这一场季节飨宴,到底筹划了多少年?

  从茹毛饮血,刀耕火种,农耕五祖那时开始的吗?

  伏羲教民养六畜,结绳为网,打猎捕鸟,

  神农氏种五谷,木耒木耜翻开油黑肥厚的泥,

  河姆渡的先民,种下了长江边第一株稻谷,

  从此安营扎寨,不再漂泊游牧。

  黄帝的子民在月光下狂欢,繁衍生息,

  嫘养蚕制衣,遮盖我们日益丰沛羞涩的身体,

  大禹把肆虐的洪水教化为温和的河流。

  当然也不能忘记燧人取火,有巢筑屋,河图洛书,后稷稼播……

  渐渐懂得,北麦南稻,东渔西猎,黍粱酿酒,焙茶为饮。

  渐渐懂得,仓廪与礼节、衣食与荣辱的道理密不可分。

  这场飨宴筹划了多少年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千年前淌过的汗,依然肥沃今天的泥,

  农耕五祖教会的规矩,今天依然铿锵有力,

  春稼的手捧起秋穑的收成,

  能温暖慰藉无数漫长凛冽的冬季,

  来年之稼,依然会在春天如约而至,万物生长。

  《光明日报》( 2018年09月21日 14版)

[责任编辑:张悦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