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割稻记

2018-09-21 05:15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中国农民丰收节作品专版】    

  作者:吴佳骏    

  大地待我们不薄,金黄色的稻谷铺满田园。远远看去,像一片燃烧的火焰。我跟在堂哥身后,像他的一个影子。秋阳从头顶照射下来,把一个乡村的早晨擦亮。我跟随堂哥一起,去田里收割稻谷。他手拿镰刀挺胸抬头的样子,酷似一个出征的战士,幸福像太阳一样,在他的脸上泛着红光。瞬间,我的记忆复活了。许多年前,我就是这么迎着朝阳,跟着父亲去收割稻子。我和父亲都是田里那些临产稻穗的接生员。看着一穗穗颗粒饱满的谷子,父亲的梦想被撑破了,我的童年也因此而充满了稻香。只是,这样的场景和画面已经消失很久了。稻子在乡村里生长,我在城市里生长,我与稻子之间,隔着一个梦乡。

  故我很感激堂哥,他比我更加热爱土地。前年年底,堂哥回乡下过年,那次见面,让我对他的了解更加深刻。这是他进城后的第一次回乡,扑面而来的都是熟悉的事物——风、瓦屋、河流、草木、夕阳……这一切在堂哥心里激起阵阵涟漪,他有一种重又回到故乡怀抱的喜悦。更让堂哥没想到的是,乡村公路已经修到了自家的院落里,这大大改善了过去村里人出行难的情况。他说过年前后,很多归乡的人都是自己开车回来探亲,过去沉寂的村庄变得热闹了起来。隔三岔五,还有小货车拉着副食品和桌椅板凳到村里来销售,平时购买日常用品,根本不用出门,这让堂哥看到了今后在乡村生活和发展的希望。

  过完年后,堂哥听我伯父说,有一个老板想租村里的地来种植药材,正在跟村里协商。这个事儿点燃了堂哥对土地的情感,他心想,自己的地干吗要租给外地人?他想把村里的地承包下来开办果园。从那时候起,这个金灿灿的种子就在他心中扎根了。直到去年春,他联系到自己的几个中学同学,共同投资把果园搞了起来。除果园外,堂哥还把左邻右舍闲置的农田全部承包过来,大面积种植水稻。他说,每当看到金灿灿的谷穗时,自己就会陶醉。他要亲自替大地织一件金色的衣裳。

  这个梦想堂哥果然实现了。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他种植的稻谷如今到了丰收的时候。我跟着他来到一块一块稻田间,仿佛走进了梵·高的画里。看着那些层次鲜明、错落有致的田畴,整个山乡都好似绣上了黄绸。因丘陵地带不便使用机械化工具,只能采取原始的人工割稻方法。不多一会,就跑来十余个手拿镰刀、头戴草帽的农人帮忙抢收,这都是堂哥提前就安排好的。来抢收的人我都认识,不是叔就是婶。他们一到稻田里,就像一群蜜蜂飞入了菜花丛中。这些庄稼老手,对稻子都有感情。他们人虽然不再年轻了,但干起活来依然身手敏捷。五个人组成一排,比赛式地齐刷刷将稻谷放倒。堂哥也参与到了丰收的队伍当中,一边割稻一边跟叔婶们聊天,大家有说有笑,整个山野都欢快了起来。朝阳越升越高,染红了大地。我怀疑,我所听到的笑语也是稻谷发出的。它们成熟了,它们想开口说话,它们想表达对土地的感恩。那一瞬间,我深刻地理解了种植稻谷对于堂哥的意义,也深刻地理解了土地对于农人的意义。

  堂哥说,他要做新一代的农民,他要以自己的身体力行守住脚下的土地,让家乡越变越美,让人们对大地的梦想重新回到故土上来,就像鸟儿回到老巢,稻谷回到粮仓,梦想回到出发的地方。

  那天,我用手机拍了许多堂哥和叔婶们割稻的照片。我相信,这些照片是可以载入农业丰收史的。待到若干年后,我愿意把这一张张私藏的照片,赠送给我那已经白发苍苍的堂哥,以及我爱得无比深沉的故乡大地。

  《光明日报》( 2018年09月21日 14版)

[责任编辑:张悦鑫]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