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新出墓志解崔令钦生平之疑

2018-11-19 05:04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作者:张丹阳(大连海洋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讲师)

  《教坊记》作者崔令钦的生平事迹,一直是学者们关注的问题。劳格、王国维、胡适等学者曾对传世文献中崔令钦的资料做过梳理。任半塘先生在《教坊记笺订》中特辟《崔氏世次及仕履考略》一节,较为全面地勾勒了其身世、籍贯、著述、书翰、游踪及宗教信仰等情况。其后陈尚君先生《李白崔令钦交游发隐》一文多有补正。近年来,唐代出土墓志数量宏富,已经成为研究唐代人事的资料宝库,其中也有崔令钦生平的新线索,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崔令钦履历、家人婚姻的情况;二是崔令钦与王端等文人的交游关系。下面根据相关材料简述之。

  洛阳出土《卢式虚夫人崔氏墓志》载:“伊圣武二年秋囗月辛巳,曹州成武尉范阳卢式虚夫人博陵崔氏捐馆,春秋廿……夫人,即合州刺史珽之孙,宣城宰令钦之女,太子典设郎荥阳郑光谊之甥也。弱岁,聪敏过人,特为宣城之所钟爱。式虚即崔之自出,知其丽淑,求纳采焉。初笄有行,事姑尽敬。内外姻族,莫不称之。瞻望父兮,呜琴江左:别离夫也,结绶曹南。靡日不思,忧能成疾……给事中王端撰。”(《全唐文补遗》第八辑)此墓志撰于安史叛军占领洛阳期间。墓志中提到的“宣城宰令钦”,即《教坊记》作者崔令钦。而其见官为“宣城宰”,证实了陈尚君先生关于崔令钦安史之乱期间为官宣城的说法。除此之外,墓志还记载了卢氏、崔氏、郑氏之间的婚姻关系,是崔令钦家族的重要史料。

  卢式虚娶崔令钦女,而“式虚即崔之自出”,是卢式虚母为崔令钦同行姊妹,此唐代常见的姑表婚。墓志又云崔令钦女为“太子典设郎荥阳郑光谊之甥”,据此,崔令钦娶郑光谊女,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新信息。从这里可以看出崔、卢、郑三大山东士族的通婚情况。卢式虚生平不详,郑光谊则见于《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七房郑氏”条,为贝州刺史郑爱客孙,沂州司马郑令同子,有兄郑光训。这三个家族的通婚情况,在出土墓志中也有较多记载。如《卢峤夫人崔氏墓志》云:“夫人讳,字,清河武城人也……曾祖合州司马讳玄默。祖汉州德阳令讳思庆。父朝散大夫、太原祁县令讳庭实……外祖度支即中、军器监范阳卢讳福会……(夫人)笄年,嫔于卢君。君讳峤,少补斋郎,历陈州参军、衡州司法、邵永二州司马,赐绯鱼袋……贞元九年龙次癸酉六月廿六日终于洛阳履信里之私第,享年六十有九……小女适故大理司直荥阳郑缵。”(《全唐文补遗》第四辑)志中郑缵即郑光训之子。志主崔氏之夫卢峤,墓志也有出土,为赵佶所撰,志文载:“显祖安寿,皇朝绵州长史。大父正纪,汝州司马。烈考抗,绛州闻喜令。”(《全唐文补遗》第六辑)卢峤贞元七年卒,疑与卢式虚一支有密切关系。这是崔、卢、郑联姻关系网络的一个侧面。

  崔令钦家族的婚姻网络还不止于此。据新出《李韶妻崔氏墓志》:“夫人号门徒师,涿郡人也。皇袁州府君孙,合州府君子。适李氏讳韶,敬止孙,问政子。代有词学,见重当时……夫人有殊人之操行,冠代之柔德。宜享遐寿,礼极哀荣。知命之年,奄然倾谢。以天宝三载十二月廿日,终于洛阳尊贤里私第。四载正月十五日,葬于洛阳徐村龙门山西北原,从理命也。三女。并闺门之秀。长适崔涉;次郑成;次王端,妙年夭折。一男蒙,才为时杰,声满国朝。始登秀士甲科,又擢宏词举首……侄前吴县主簿卓撰。侄英书。”(《河洛墓刻拾零》)李韶出自唐代非常显赫的申国公李穆家族,其族人墓志多有出土。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所载崔令钦家族谱系,墓志中“袁州府君”即崔令钦之祖崔茂,“合州府君”即崔令钦之父崔珽。李韶之妻崔氏即崔令钦姊妹,这是崔令钦家族婚姻集团的另外一条线索。李韶与崔氏之长女、次女分别嫁给崔涉、郑成,二人所属族系无考,但也是崔、卢、李、郑四大姓之间通婚的例子。李韶与崔氏之幼女嫁王端,即为崔令钦女、卢式虚夫人崔氏撰墓志者,这样一来我们便清楚王端与崔令钦的关系了。

  在上面提到的墓志中,有一个关键的人物王端,他是开元天宝之际非常活跃的一位文人。《登科记考》列王端开元二十一年登第,与元德秀、阎伯玙等同时。元和十年,权德舆撰《唐故尚书工部员外郎赠礼部尚书王公改葬墓志铭并序》载:“尚书讳端,字某,太原人。曾祖某,某官。祖某,某官。代理儒术,至公以文学策名,举进士宏词,连得隽于春官天官之下,解巾崇文馆校书郎,改右骁卫兵曹掾,陇右节度奏授大理评事,为其上介。天宝十年拜监察御史,十三年转殿中侍御史,俄以本官内供奉赞东京畿采访之重,十四年迁工部员外郎。谢病请长告,南浮江湖,因寓幽陵,兵乱,启手足于行次,春秋若干,是岁乾元二年也。”(《全唐文》卷五百六)据崔令钦女墓志,王端曾在安庆绪政权下任伪职“给事中”,但这一段经历不见于权德舆所撰王端墓志。安史之乱后,不少在乱中任伪职的官员遭到贬谪,王端自然也不例外。权德舆对王端安史之乱期间的经历语焉不详,只是说“南浮江湖,因寓幽陵,兵乱,启手足于行次”。《史记·五帝本纪》云:“舜归而言于帝,请流共工于幽陵。”《集解》引马融说:“幽陵,北裔也。”“幽陵”这个典故与流放相关,因而我们怀疑王端是被贬谪到北方某地,卒于当地,而且权葬当地,直到元和十年王绍之子才迁葬回万年县凤栖原,而且请权德舆撰志。王端的生平在新出墓志中还有一些线索。开元二十六年,王端以崇文馆校书郎撰《崔茂宗妻贾氏墓志》(《洛阳新获七朝墓志》)。天宝元年以右骁卫兵曹参军撰《李符彩墓志》(《全唐文补遗》第一辑)。李彩符与王端岳父李韶为兄弟。天宝三载《李濛墓志》(《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墓志专辑),根据《李符彩墓志》《李韶妻崔氏墓志》,李濛即李韶之子李蒙,墓志署“右囗尉兵曹参军囗端撰”,当即王端。开元天宝年间,王端与当时文化名人有密切交往。《新唐书》卷一百四十九《王绍传》载:“王绍,本名纯,避宪宗讳改焉。自太原徙京兆之万年。父端,第进士,有名天宝间,与柳芳、陆据、殷寅友善。据尝言:‘端之庄,芳之辩,寅之介,可以名世。’终工部员外郎。”出土墓志中也可以看到王端的交游群体。开元二十八年陆据撰《源衍墓志》:“君讳衍,河南人也,左丞府君讳光俗之中子……后来有柳芳、王端、殷晋、颜真卿、阎伯玙,皆稀世鸿宝,一相遇便为莫逆之交。夫君辩不如柳,庄不如王,介不如陈郡,勇退不如颜氏,危言不如伯玙。然此五君子,动静周旋,辄以君为表缀,何哉?岂不以处衡轴之中,无适莫之谓……据不佞,亦从竹林之会,相与考君德业,雅合谥典,非臣下所制,阙而不书。噫!知己胡可再得,祝予所以永叹。”(《全唐文补遗》第六辑)《新唐书》之语,正好可以《源衍墓志》中的说法对应。源衍、柳芳、王端、殷晋、颜真卿、阎伯玙、陆据等人之“竹林之会”,共同构成了一个文化圈子。他们相互请托为文,又相互标举榜题,大似魏晋风流。出土《陆据墓志》(《全唐文补遗》千唐志斋新藏墓志专辑),为王端天宝十四载撰,志文中说:“仆忝田苏之游,抚孤增恸;仰林宗之德,勒铭无惭。”《春秋左氏传·襄公七年》:“无忌不才,让其可乎?请立起也!与田苏游,而曰好仁。”杜预注:“田苏,晋贤人。苏言起好仁。”所谓“田苏之游”,就是与贤者仁人交往。这一典故在同时的李邕、颜真卿文中都有运用。李华在著名的《三贤论》中详细描绘了天宝时期文士的交往圈子,文中列举了与王端有交游之柳芳、陆据、殷寅等人,但却没有提到王端,颇令人费解。通过梳理崔令钦与王端的关系,以及王端所勾连的其他人物关系,能绘制出一幅庞大的盛唐文人交游网络,这对于重新认识崔令钦的生平具有重要意义。

  《光明日报》( 2018年11月19日 13版)

[责任编辑:王丽媛]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