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再现“康乾盛世”文化遗产形态——专家学者纵论南海子文化

2018-12-12 03:19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戴逸:

  挖掘文化 重现盛景

  南海子文化跟少数民族文化息息相关,南海子文化是多元文化形成的结晶,辽金元时期,少数民族的政治文化和汉族的中原文化交流汇聚,起到了维护国家统一、巩固民族团结的作用。同时,少数民族适应汉族地区生活,与汉民族文化融合,多个民族共同生活,多种文化共存。打造南海子文化,要恢复一些重要的原貌,重新呈现一些精彩的东西,再现民族之间的融合,让历史文化丰富起来。

  南海子历史悠久。《日下旧闻考》有两章讲南苑的行宫和庙宇,如团河行宫、德寿寺,还讲了团河、凤河等河流。康熙、乾隆的诗也多次讲到南苑地区的建筑、人文,是皇家避暑、打猎、屯兵、练武的重要活动场所。南海子还发挥着重要的生态调节作用。这里水系发达,像凉水河、凤河,就发源于南海子这块区域。南海子水草丰美,土壤肥沃,是皇室物资供应基地。

  经济要发展,文化也要发展,南海子地区就是一个特色鲜明的历史文化精品。恢复南海子文化和自然生态非常有必要,应改善这里的环境和生态,突出它的自然资源,治理好水系,使之变成宜居的地方,重现当年的盛景。

  天津大学建筑学院教授王其亨:

  从历史生态的角度做研究

  北京有两个“腰肾”,一个在西北郊,一个是南海子地区。从辽、金到元明清,南海子是帝都一个重要湿地保护资源,形成了完整的生态结构,是中国古人的大智慧。

  南海子地区是三河故道,地下水充沛,无法居住和农耕,从辽代以来就是皇家园林。元代以后南海子成了都城副中心。《清史》记述了顺治皇帝经常去南海子,作为训练军队、祭献礼、接见大臣外番的重要场地,这也是南海子地区的主要价值所在。

  北京城市的变迁是围绕水资源变迁展开的,人口规模越来越大,更需要稳定的水资源。北京最先开发的是西北郊,连带形成了高粱河、长河、积水潭、什刹海、北海、中海、南海,然后是几条运河,这是北京的水资源系统。为了解决水资源和运输问题,清乾隆将目标放在了南海子地区,通过挖堤垫高南海子,形成多个水体,其中最重要的两个水体就是凉水河和团河,彻底改变了南苑在整个华北地区的交通运输、水利系统中的地位。今天研究南海子文化,要尊重它的历史生态作用,体现北京利用水源发展的历史。

  北京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刘仲华:

  多民族文化融合的见证

  南海子文化的核心是中华民族文化交流的见证,部分承载了都城的政治功能,是中华民族文化融合多元一体的象征。历经辽、金、元、明、清五朝形成的南海子文化,不仅见证了北京的建城史,也见证了北京城市发展的整个历史,是与北京三山五园同等重要的北京历史文化的组成部分。

  从辽金开始,南海子文化一直是中华民族文化交流的见证。辽代建立者是契丹族,他们逐水草而居,过着游牧渔猎生活。当时南海子地区水草丰美,飞鸟、游鱼、野兽应有尽有;金代时,女真族在这里行营围猎;元代,蒙古族在北京建立政权后,南海子成了“下马飞放泊”之地,蒙古王公贵族在这里下马放鹰捕猎,讲武习琴。南海子从形成、兴盛到发展,离不开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北方游牧民族文化与中原汉族文化的相互融合。

  历史上,南海子还承担着民族文化交流的重任,在南海子,顺治皇帝接见过五世达赖,乾隆皇帝接见过六世班禅。顺治时期正是清军入关巩固国家统一、巩固新兴政权的关键时期。乾隆时期则是清代中期,而清代国家统一是从顺治、康熙、雍正,一直到乾隆时期才完成的。由此可见,南海子不仅是民族文化融合的产物,在历史上也起到了维护国家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的作用。

  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副主任朱诚如:

  全面系统阐释文化内涵

  南海子文化是“康乾盛世”的文化遗产,南海子文化研究要与特定历史时期的区域特点相结合,找准历史定位,全面而系统地阐释南海子文化的内涵,真正古为今用。

  虽然南海子在辽金元时期就已形成,但兴盛时期是在明清两代,特别是在清代的“康乾盛世”时期。作为马背上的民族,清入关后急需一个长期练兵、打猎的活动场所。元、明两朝已在南海子修建了围墙,到了清朝康、乾两代,又在此修建了行宫。在这块圈起来的土地上,蒙、汉、满等多民族长期居住、繁衍,形成了南海子多元文化。

  兴盛于“康乾盛世”的南海子地区,有着重要的政治功能。首先,南海子地区是当时的辅政区。南海子距紫禁城较近,康熙、乾隆皇帝多来此地练兵、处理政务。康熙帝50岁以前宫外主要政务、巡游、阅兵、行围是在南海子。特别是乾隆帝,在南海子地区修建了辉煌庞大的团河行宫,这里成了政务处理区。其次,作为一个尚武民族,骑马、射箭是满族人的日常活动。这里是康乾时期骑马围猎、练武阅兵的重要场所。康熙、乾隆两帝都在此举行过大阅兵,地位重要。

  南海子还是皇室文化活动的一个重要场所。这里有珍奇动物、自然风光、宫殿楼阁,康乾还将此地作为文化休闲、游园赏景区,与大臣聚集于此,举办游园赛诗会。这里还是一个宫苑区,建有行宫,亭台楼阁、河湖池水,后妃、朝臣皆来此地,是皇家的“后花园”,是皇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为“康乾盛世”文化遗产,麋鹿文化、苑囿文化、宫廷文化、民族文化等多种文化的融合,全面系统地构成了南海子文化的内涵。南海子的历史命运是中国历史的写照,有兴盛有衰败,有灿烂有屈辱,完全可以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光明日报记者张景华、董城整理) 

  《光明日报》( 2018年12月12日 05版)

[责任编辑:潘兴彪]

光明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