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流动的中国 流动的精彩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流动的中国 流动的精彩

2019-01-24 04:50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经济界面】

  编者按

  2019年春运大幕正徐徐开启,同时开启的还有一扇扇观察中国经济和百姓生活的窗口。从春节归心似箭的刘建国,到返乡创业的桂建文;从全国春运的集散地广东,到大数据逐渐走上“云端”的贵州——“一个流动的中国,充满了繁荣发展的活力。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数据在变,方向在变,结构在变。良鸟择木而栖,改革开放40年来,大规模劳动力的迁移流转给社会发展带来巨大的活力,成为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压舱石。今天流动的方向和方式或许已经发生变化,但不变的是,经济活力依然流淌不止,涓涓不息……

流动的中国 流动的精彩

春运让流动的中国活力释放。光明图片/视觉中国

  梦想照亮回家的路

  光明日报记者 訾谦 王忠耀

  今年49岁的刘建国,在广东省深圳市经营着一家小餐馆。1993年他离开家乡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来到广东,一步一步奋斗至今。

  初到深圳,刘建国住在五六平方米的铁皮房。为了生存,他啥苦活累活都干过,每天睡眠不足4小时,但仍然精力充沛。“这里劳有所得,有付出,就有回报。”他回忆说。

  “当时,我乘着改革开放的东风来到广东务工,和千千万万外出打工的人一样,我特别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衣锦还乡。”刘建国说,“这20多年间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令我印象很深的一个改变,还是每年的春运。”

  据刘建国介绍,刚来广东时特别想家,每天心里都暗暗盘算,无论回家的路有多曲折,无论经历多少千辛万苦,一定要回家过个年。

  “过去火车票非常难买,春运时,在寒冷的站前广场一等就是一晚上,不像现在,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就可以买到需要的车票。而且当时的火车速度很慢,我过年回家经常要坐30多个小时的硬座。”刘建国说,“如今高铁通车后,时间缩短到仅需5个小时,中午坐上车,晚上就能到家了。”

  春运被喻为“史上最大规模的人类迁徙”活动。“全国春运看广东,因为毗邻港澳地区,珠三角一直是全国务工人员最集中的地区。”中国铁路总公司客运部主任黄欣以前在广铁集团工作,是一名“老春运”。

  据黄欣介绍,改革开放之初,中国8.3亿劳动力资源中,有5.9亿在农村。伴随着改革开放,沿海地区接纳了这股庞大的进城务工流。“东莞当年通过加工贸易起步,吸引了大量来自中西部的农民工。现在东莞近千万城市常住人口中,非户籍人口占总人口的近8成。”

  在外辛苦一年的务工者,都盼着春节全家团圆。

  回首历史,1984年,春运成为春节期间全国性大交通的“代名词”,铁路、道路、水路、航空等各种方式运送的旅客都纳入春运客流,客流量猛增到5亿多人次。1994年,春运旅客发送量突破10亿人次;而今年,更是达到了29.9亿人次。

  “在‘百万民工潮’‘千万务工流’冲击下,广东铁路春运客流一直呈跳跃式上升,每五年增加500万人次,从1978年的800万人次上升到2018年的5420万人次,40年增长近7倍。”广州铁路局集团党校教授、铁路运输专家金一兵说。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腾飞的背后,是这些最平凡的劳动者在往返城乡的迁徙潮汐中迸发出的无限力量。正是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渴望,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中国奇迹”。

  在不远的未来,高铁网将向“八纵八横”迈进,到2020年,中国铁路网规模将达到15万公里,其中高铁3万公里;到2025年,我国高铁将达到3.8万公里左右;到2035年率先建成发达完善的现代化铁路网。同时公路交通也将打通边远山区道路交通“最后一公里”,“十纵十横”综合运输大通道布局更加完善,2020年综合交通网总里程约达到540万公里。

  “未来春运,在质上一定会实现飞跃。交通供给不平衡、城乡倒挂现象逐步改善,未来的春运体验会更精彩。”金一兵说。

  “家乡风景独好”

  光明日报记者 邱玥 胡晓军 光明日报通讯员 徐卫华

  春运大潮中,外出务工人员又被称为“候鸟”,他们春节返乡、节后返工。年年增长的春运客流数告诉我们,曾经,离开家乡去大城市打工,是许多农村劳动力的唯一选择。然而这几年,这一趋势正在悄然发生改变。

流动的中国 流动的精彩

  1月16日,受一股强冷空气影响,江西鹰潭最低气温降到0℃。天寒地冻挡不住创业热情,在鹰潭市月湖区四青街道上桂村红心猕猴桃种植基地,村民桂建文正在给猕猴桃树剪枝。“选平留斜去直立,选好枝条动剪子。”他把4张剪枝照片和2张红心猕猴桃果实照片组成一组“秀”在朋友圈,引得朋友纷纷点赞。

  38岁的桂建文是一名退伍军人。2004年,他从部队退伍后,一直在浙江、广东等地从事果园管理。10多年的辛勤工作,让他积累了资金,也学到了果园管理技术。“回乡创办属于自己的果园,一直是我的梦想。”桂建文说,家乡不断优化的创业环境让他吃下了回乡创业的“定心丸”。2016年初,桂建文回到鹰潭,走出了返乡创业第一步,他承包了70亩荒山,种植了1000余株红心猕猴桃种苗。

  桂建文是我国成千上万名外出人员返乡创业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农民工返乡创业、就近就业的比例逐年增长。国家统计局日前公布的2018年经济数据显示,全年农民工总量28836万人,比上年增加184万人,增长0.6%。其中,本地农民工11570万人,增长0.9%;外出农民工17266万人,增长0.5%。农民工月均收入水平3721元,比上年增长6.8%。

  “随着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更多外资企业和国内沿海企业到中西部投资,带动中西部交通和基础设施改善。同时,伴随区域发展战略的实施,很多农民工返乡创业,就地就近进入了第二、第三产业。”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说。

  一个农民工返乡创业,可以带动十几甚至几百名农民工返乡就业。

  为进一步做好返乡下乡创业工作,近年来,各地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稳就业、优服务、强培训、促创业相关政策,有力稳定和扩大了农民工就业。

  通过设立返乡创业引导基金和农村致富带头人专项培养资金,鹰潭探索“政府+银行+保险”融资模式,加大力度培养了一大批遍布各乡村的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为返乡创业者提供良好的学习机会和实质性支持,提升农村青年的创业能力和创业成功率。一系列鼓励支持返乡人员创业就业的优惠政策,让返乡人员创业有条件、就业有岗位,真正实现回得来、留得住、干得好。

  “最开始时,我也担心创业不顺,后来,我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创业担保贷款让我解决了资金上的燃眉之急,政府指派的农业专家给了我技术支持。”桂建文高兴地说,“不论碰到什么困难,政府部门都在第一时间帮助解决,让我心里更踏实。”

  政策上扶持,技术上支持,返乡创业让桂建文终于尝到了甜头。2018年,勤劳的创业结下了甜蜜的果实,红心猕猴桃种植基地正式挂果,“总产量超过了1万斤,收入26万余元,是以往在外打工收入的3倍。”桂建文高兴地说。

  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到“家乡风景独好”,如今,返乡创业在鹰潭渐成燎原之势,一家家企业蓬勃兴起,富裕了当地农民,壮大了发展实力。据不完全统计,近三年来,鹰潭全市新增发放返乡创业担保贷款4.7亿元,直接扶持返乡创业人员2600余人,带动就业1.37万人。

  一方面,支持鼓励农民工返乡创业、就业;另一方面,推进新型城镇化,加快推动农民工在城市落户,成为融入城市的新市民。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城乡发展一体化迈出新步伐,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镇居民,城乡居民基本医疗和养老制度开始全面并轨,8000万以上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2018年末,我国城镇化率为59.58%。城乡差距进一步缩小,区域发展更加协调。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只有通过努力奋斗,梦想才能实现。”桂建文说。

  筑巢大数据,引得凤凰来

  光明日报记者 吕慎

  1月19日公布的一份“人才前景趋势大数据报告”显示,2017年三季度到2018年四季度,贵阳以7.17%的高端人才流入率超过西安、成都,名列全国第五,西部第一。以往的人才洼地成了如今的人才聚集地,人才流的背后是数据流的变化。

流动的中国 流动的精彩

  2018年4月,腾讯官微发布了要在贵州建立“鹅厂”的消息。企鹅是腾讯标志,“鹅厂”代表腾讯最重要的大数据中心,这意味着所有微信、QQ用户的核心信息都将储存在贵州。建在山洞里的“鹅厂”,好比把处理器放进了不怕天灾的天然空调房,无论从安全性还是节能性能上都优越于沿海平原地区。“过去大家觉得贵州山多交通不便,阴雨天气比较多,今天来看这些缺点反而成了得天独厚的优势。”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贵阳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这样评价。

  腾讯在贵州建“鹅厂”,是赶上了互联网巨头的数据流向贵州聚集的潮流。在此之前,苹果公司已经捷足先登,2018年5月25日,苹果iCloud中国数据中心项目奠基仪式在贵安新区举行。这个数据中心项目总投资达10亿美元,建成后,它能容纳3万个服务器同时工作,支持150兆瓦的下载能力。

  数据流向贵州聚集有“天时地利”,而更关键的在于“人和”。从2013年贵州实施大数据兴省战略开始,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的南方大数据中心、阿里巴巴、华为、苹果都纷纷在贵州建起大数据中心。

  不仅有政策,更有实体支撑,云上贵州大数据集团公司作为苹果公司在中国大陆运营iCloud服务的唯一合作伙伴,正是贵州省委省政府为实施大数据战略而组建大型国企。该公司党委书记康克岩表示,贵州在全国率先建成了省级政府数据聚集、共享、开放的“云上贵州”系统平台,通过参与全球大数据资源配置,抢占发展新空间,通过深挖产业链价值,打造大数据产业生态圈,推动贵州成为全国大数据聚集中心。

  大数据的流动,带动了贵州对传统产业和民生服务的大变革,交通大数据就是贵州“聚通用”场景应用之一。借助大数据存储优势平台,贵州主导跨省区交通数据共享,牵头建立了与重庆、云南、四川、陕西、湖南、湖北“六省一市”交通运输行业信息交换共享机制,目前共聚集运政从业人员、运输业户、营运车辆、跨省路况等数据信息1400多万条,并实现西部六省交调数据落户“云上贵州”。

  “贵阳并不封闭,同样也有不少前沿科技。在贵阳我们同样可以通过科技创造,改善生活,塑造未来。”29岁的曹雨腾从北京大学毕业后返回家乡贵阳创业,如今他已是翰凯斯智能技术有限公司Pix无人驾驶首席运营官。

  在北京,曹雨腾曾担任全国最大的青年社区北京706青年空间负责人。在这里曹雨腾组织了500余场活动,在与年轻人的交流碰撞中,曹雨腾对家乡蓬勃发展的大数据产业越来越心驰神往。

  2015年,曹雨腾成为第一批站在大数据风口下创业的新贵阳青年。他们公司设计的块化新能源城市通勤汽车,获得米其林必比登挑战赛全球总冠军,设计获得红点工业设计奖。今年公司建立了全球自动驾驶开源协作社区Move it,举办首次协作开发活动,参与的工程师来自全球10多个国家。

  贵州对大数据的潮流有着更深的理解和更大的雄心。贵阳市市长陈晏表示,贵阳正致力于将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信息技术打通,目前已经先后建成了区块链测试平台、区块链互联网实验室、布比实验室等一批创新平台。据介绍,作为国内率先认识到区块链价值、最早行动起来的城市之一,贵阳将区块链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建立了区块链产业发展基金,建设了区块链产业创新基地,出台了区块链支持政策,区块链“贵阳模式”发展经验被国内其他地区借鉴。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24日 11版)

[责编:王丽媛]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