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归来的不只是白鹭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归来的不只是白鹭

2019-01-27 02:35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云南省话剧院新年伊始推出新作,由冯静编剧、熊源伟导演的话剧《白鹭归来》甫一亮相,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该剧讲述了七个民族和谐共生的小乡村——白鹭村发生的故事,曾经在村子里翩翩起舞的白鹭已经飞走很多年了,这成了村里带头人支书扎西顿珠的心病。他决定要拆掉让乡亲们致富却给环境带来污染的农家乐,让白鹭飞回来,让那些远离家乡的游子都回来,把青山绿水留给子孙后代。但一个“拆”字却引发了干群关系的矛盾、夫妻感情的波澜、兄弟情谊的反目、眼前利益与长远发展的纠葛。该剧以一个小乡村拆除农家乐的事件,反思改革开放40年的得与失,反映当今大时代背景下中国人的精神风貌,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共鸣。

  话剧《白鹭归来》继承了云南省话剧院一直以来拥抱现实、直面现实的风格,这个风格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方向。该剧弘扬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生态经济理念,对目前国家倡导的环保意识以及生态经济转型都具有积极的意义。这台戏坚持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有机统一的理念,力图突破以艺术表达理念,理念成为艺术的坚守。而且直面现实,探索深化改革,探索人与环境的关系,揭示出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向往夹杂着人的困惑、挣扎、思索。所以说《白鹭归来》不仅仅是生态意义上的“白鹭归来”,更是一种过去质朴的人际关系的归来,是人们良知的归来。此外,演员带来的民族身份感、民族气质也构成了戏剧的丰富性。而导演和舞美设计所创造的舞台很独特,具有很高的美学价值,每一块砖石,每一个角度,甚至每一个线条都蕴含着醇厚的西南民族文化元素。并且导演用了很多喜剧手段,试图用喜剧的风格来解决严肃的问题,用欢笑中的眼泪和泪水中的欢笑来回答生活给我们带来的困惑。此剧形式感的表达很有特点,比如长桌宴的四次出现,体现出一种统一的风格化呈现。在结构上,彰显极富戏剧性的人物关系,注重剧情的观赏性,刻意营造剧场的变化,尤其注重人物内心情感世界的表达,全剧人物的地理特色、身份特色等非常鲜明,能够看到导演试图使这部戏民族化、民俗化的努力。最后观众席上出现了白鹭,让全剧观众在回味中、在哲理的情感激荡中落幕,也极具新意,同时引发人们的思索与共鸣。

  及时快捷地反映现实生活,是云南省话剧院多年来的追求。从《打工棚》到《鲁甸七十二小时》,从《拯救大兵友友》到《独龙天路》,彩云之南火热的现实生活都被他们搬上了舞台,多姿多彩地呈现在人们面前。而《我的西南联大》及《护国忠魂》等富于地方特色的原创剧目,更是大受欢迎。他们的坚守和开拓,使昆明成为中国戏剧的重镇,也赢得了全国戏剧人的敬佩。

  作者:苏扬(中信出版社编辑)

  《光明日报》( 2019年01月27日 12版)

[责编:石佳]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