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光明文化周末版:自制贺年片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光明文化周末版:自制贺年片

2019-02-01 04:05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罗雪村

  久违了——自制贺年片!

  临近新年,友人曹彭龄先生寄来一帧贺年片,我特别喜欢!因为它不是花钱买来的,而是友人自己绘制的。打开这张略显皱巴的杏红色卡纸,一边是一幅墨笔勾勒与水彩晕染的小画:一汪池水,几叠舒展的荷叶与含苞的粉嘟嘟的荷花,一对黑天鹅与四只小天鹅依偎在一起,和睦又安详……另一边,作者写他曾在一家医院的莲花池里看到一对黑天鹅,“天鹅在我们印象里该是高雅、尊贵、富有灵性的生灵,黑天鹅更难遇到。”该是那次的幸遇,使他想到在新春来临时把这份好运分享给朋友,他把这幅小画取名《阖家欢》。

光明文化周末版:自制贺年片

友人曹彭龄2019年自制贺年片

  他自谦这帧自制贺年片是“白头小娃儿的水平,让您见笑了”,然而恰恰相反,这朴拙的自制贺年片,比起那些印刷出来的贺年片,更能让我在他的画与文里体会到一个人对生活的美妙感受和对未来的美好期盼,甚至还想象他坐在桌前,挑选纸张,然后裁剪折叠,再一笔一笔地勾画,一笔一笔地上色……制作完成后再端详一会儿,心里一定会漾起一阵喜悦。最后,有点儿不舍地装进信封,托它捎去对友人的祝福。我能真切感受到作者的手和笔留在纸上的心思和情谊,这是一个欣赏和享受的过程。只可惜,这样美好的礼物越来越稀有了。

光明文化周末版:自制贺年片

画家陈雅丹1981年自制贺年片

  很多年以前,每临新年,总想对亲人、友人和生活表达一种祈愿和祝福,那时商店里还少见售卖的贺年片,我也曾很用心地设计制作一些寄送亲友,同时也得到不少情趣各异的自制贺年片。它们虽不精致、漂亮,但带着心和手的温度,也留下了真诚和情意,所以有别样的美。后来,人们的生活好起来了,花几个钱买来印刷精美的贺年片,只需写句拜年话即可,省时又简便。再后来,短信、微信拜年流行起来,自制贺年片就更少见了。

光明文化周末版:自制贺年片

小友李九红1986年自制贺年片

  人有时很怪,在无所不有的今天,却会想念一些失去了的用钱买不回来的东西。世上最丰富的是情感,只是在这个任何东西似乎都可以被替代的时代,人也被商品化格式化了。此刻,自己动动手、动动心,做一点如自制贺年片这样的小事,可以从中找回一种久违的真趣和快乐。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01日 15版)

[责编:孙宗鹤]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