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洪流中尽显初心本色——武警广西总队全力抢险营救受灾群众纪实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洪流中尽显初心本色——武警广西总队全力抢险营救受灾群众纪实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19-06-15 06:0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日报记者 周仕兴 光明日报通讯员 李国闯

  5月底以来,广西部分地区连降大暴雨、特大暴雨,百色、河池、崇左、桂林等市数十个乡镇遭受洪涝灾害。哪里有灾害,哪里就有救援的身影。灾害发生后,武警广西总队迅速组织全力救援。截至6月13日,武警广西总队先后转移、营救被困群众2700多人,运送各类救灾物资17吨,处置各种险情20余起。

  “洪水超出水库水位3米,倒灌巴龙村,全村被困了,现在水位还在上涨。”巴龙村是百色市德保县燕峒乡的一个贫困村,14个自然屯有6个被淹,900多村民被困。5月27日,灾情传来,百色支队立即投入战斗,一边派德保中队官兵迅速奔赴巴龙村,一边组织增援力量从百色市驰援。

  到达灾区后,副支队长张小兵将官兵分成七组,五组分别驾冲锋舟进入洪流展开营救,另两组混编入地方救援队前往营救。

  在救援中,漩涡、急流、各种漂浮物成为冲锋舟的羁绊。一些地段,官兵不得不用手划舟、下水推舟。由于一直下雨,体力消耗大、身体泡水长时间,不少官兵嘴唇冻得发紫。被救群众劝阻不让官兵们再下水推舟,他们无一退却。“推着跑得快,快一分钟被困群众就少着急一分钟。”战士罗储克说。官兵争分夺秒与洪水抢时间,战斗11小时,转移出被困群众529名。

  5月28日,崇左市天等县灾情十万火急。距离小山乡小山村最远的百龙屯、陇芽屯被困失联近20小时。雨下不停、水涨不断,当地政府与外界群众心急如焚,崇左支队官兵急驰前往。

  然而,一路暴雨如注、路面被淹,部分路段伴有塌方,开进十分艰难。官兵行军两小时到达灾区,进入两个屯又成困局:走水路洪大水急,驾冲锋舟极易倾覆;走陆路,道路全被淹没,根本无法进去。“再难也要挺进去!”支队长邓松山决定带官兵开路翻山,靠人背、肩扛,把冲锋舟与“救命粮”送到屯附近。

  山上路窄林密、乱石杂陈、激流冲袭,官兵艰难跋山涉水7公里,走了一个半小时。

  为了尽快转移群众,把粮食送到被困群众手中,他们昼夜兼程,直到29日17时,先后运送粮食6吨多,转移出400多人。

  5月30日14时,天等镇盛典村兵屯、道屯约1300人被困,断粮断水,官兵再次火速赶往。

  暴雨不断,灾情频发。当天,河池支队也收到灾情:大化瑶族自治县贡川乡什陇村龙升、局差、岸门三个屯被洪水围困。

  15时30分,官兵到达什陇村便展开战斗,历经9个小时的搜救,安全转移出107名被困群众。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6月8日至11日,桂林接连传来灾情:全州18个乡镇不同程度受灾,全州镇二甲村与赵家村有400多人被困;兴安县太平寨水库全线超警,水下11米深处的涵洞出现管涌,直接威胁下游1.5公里的塘堡村2700名群众生命安全。

  桂林支队应声而动、多点出击,组织官兵一路赴全州转移群众,一路赴兴安协助地方封堵管涌。

  在受灾最为严重的全州镇赵家村,洪水淹到了二楼,漩涡携带着各种杂物向远处奔流。在水位较深的区域,官兵一边吹响救生哨,一边朝房子里呼喊,不停地向村子深入搜寻。

  “有救了!武警来了!”见到官兵,受灾群众激动不已。

  在二甲村、竹溪田村,部分受灾区域水流湍急,冲锋舟无法停靠,官兵就利用救生绳固定,手拉手搭成登舟通道。老年人周桢被困三楼的家中,战士将他背上舟才得以脱险,老人感动地说:“真心感谢你们这群救命恩人!”

  险情面前,时间就是生命。村里有的老人不相信洪水会继续上涨,有的故土难离不愿撤离。官兵将无人机拍摄水库淹没的全景和水库倒灌进村的录像给他们看,挨家挨户做工作,苦口婆心劝转移。一位老人担心家里贵重物资被淹没,直到官兵把贵重物资搬上舟才同意撤离。

  一趟、两趟、三趟,为了赶在天黑前转移尽可能多的群众,官兵们把群众送到安全地带,又立即掉头赶往村里。

  “涌口再堵不上,下游都要被大水淹了!”6月11日9时,兴安县太平寨水库突发险情。水库水下11米深处的排水涵管出现1米宽破洞,水以每秒2立方米的速度经百米涵洞外泄,直接威胁下游塘堡村2700名村民和600多亩农田。

  兴安中队中队长扈海桥带领官兵,沙袋填堵、铁球沉堵、打桩封堵,与地方救援力量连续奋战13小时,直到22时成功将洞堵上。

  一方战罢,一方上场。6月12日、13日,来宾、贺州又传来灾情,来宾支队、贺州支队官兵也展开了与洪水的战斗……

  目前,灾区洪水逐渐消退,被困群众已脱离险境。部分地区强降雨仍持续。官兵们以箭在弦上的临战状态,随时投入救援。

  (光明日报南宁6月14日电)

  《光明日报》( 2019年06月15日 03版)

[ 责编:孙宗鹤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