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骆清铭:希望尽快启动中国脑计划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骆清铭:希望尽快启动中国脑计划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19-11-30 03:1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光明访名家】

  光明日报记者 王晓樱

  周日下午4点,记者如约来到海南大学。见到骆清铭时,他刚结束上一场活动,神情略显疲惫。他亲切地跟记者打招呼,并一再为晚到一会儿表示歉意。旁边的老师解释说:“校长从中午忙到现在,一直没休息。”

骆清铭:希望尽快启动中国脑计划

  骆清铭近照 资料照片

  见有摄像机,骆清铭把刚摘下的领带又拿出来,笑着问:“要不要带上?我也不懂,听你们的。”氛围一下变得轻松、随和。

  “任校长后对自己科研影响不小”

  11月22日中国科学院公布了2019年新增院士名单,海南大学校长、教授骆清铭当选生命科学和医学学部院士。

  说到这次当选院士,骆清铭说:“这是对自己20多年科研工作的肯定,同时也是一种责任。”骆清铭今年53岁,湖北蕲春人,生物影像学家。20世纪90年代,从事光电子研究的骆清铭在美国留学期间,在世界上首次用近红外光学的方式成像检测出了脑的活动,所发明的技术获得了美国专利。1997年,骆清铭放弃国外优越的条件回到母校华中科技大学。2018年9月正式到海南大学任校长。

  “行政上,我从来没有刻意去追求过。原来在华中科技大学做院长、副校长,我都是最后一个知道。从内心来说我更愿意做一个学者,去培养学生,去做科研。我也不知道自己适不适合做校长,我只能说尽力,人家说你行,我就尽力去做,按自己的方式去做,但我不会刻意为了做校长而做校长。”骆清铭说。

  他说,到海南大学任校长一职后,对自己的科研工作影响不小。“到海南已14个月,回武汉的实验室仅7次,我们笑称现在科研是业余工作,因为只能利用周末、节假日和晚上来做。上班时间全部用在行政上了,甚至还不够。”

  “我每天都吃学生食堂”

  一路走来,骆清铭说自己一直坚持一个理念,那就是用心尽力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在海南大学这一年多,他说自己也是用尽了全力,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把学校办好。

  “我首先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了解这所学校。深入调研后我们提出,要实行综合改革,建立一系列规章制度,优化现有的体制机制。现在取得了初步成效,大家达成了共识。”骆清铭表示。

  一方面建章立制,另一方面骆清铭以人为本,改革了一些比较僵化的政策。“只要是符合规定的,就要人性化操作,为学生创造更为宽松的成长环境。”有一位学生因为申请专利时间晚了一周,在6月30日前学分没拿到,结果没拿到毕业证。学生拿到专利后找骆清铭反映情况,骆清铭立即找相关职能部门核实,并表示:这一规定需要修改,不能因为学生拿专利晚了一周,就不给毕业证,这会耽误学生的。

  有学生毕业前发表论文数量不够,没有达到毕业条件,1个月后,论文发出来,又达到了毕业条件,可学位评定委员会会议要半年后才召开。骆清铭就挨个给老师做工作:“学生条件达到了,各位老师就辛苦一下,提前召开会议授予学位,这半年时间会影响孩子就业,他等不起。”

  而那些因为违规受处分的学生找骆清铭求情时,他从不网开一面。

  为了解学生所思所想,骆清铭只要在海口,每天都会去学生食堂吃饭,学校几个食堂他几乎吃了个遍。他说:“我一到食堂就跟学生聊天,大家从生活聊到学习,有学生说热水器不好用,有学生反映小语种少,我都一一交代办公室去对接落实,尽可能去帮助学生。”

  为了方便学生见校长,骆清铭拟让学校开发一套预约系统。“面对全校所有学生开放,只要想见校长,就登录系统预约。我有时间了就让办公室按照预约名单的先后顺序给学生打电话,学生有时间就过来,学生如果那天没时间,没关系,等下次机会。”骆清铭说。

  谈及这样做的目的,骆清铭表示:“大学没必要那么行政化,我认为校长就是做服务工作的,要及时了解师生的需求,要让师生能感受到学校对他们的关心,同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广大师生提供帮助和支持。”

  “将在海南建实验室实行错位发展”

  说到自己的专业——生物医学工程,骆清铭非常兴奋,他说:“前几年我们研发了一套设备,它可以把老鼠脑子里面的每一条神经元,每一根血管都清晰地展现出来,绘制出鼠脑图谱。”这套显微光学切片断层成像系统,于2010年底发表在《科学》杂志上,并入选2011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目前正在对更高级、更复杂的灵长类动物发起挑战。海南自然条件优越,非常适合猴子的生存,下一步我们将针对海南的特色,在海南大学建立一个实验室,与在武汉和苏州的实验室区别开,实行错位发展,进行生物影像学灵长类动物的研究。同时利用海南特色,开展对海洋生物的研究。”骆清铭表示。

  “我们最终的梦想是做出人脑图谱,这对促进儿童教育,推动人类对抑郁症、帕金森、老年痴呆症等脑疾病的诊断治疗都具有重要意义。”骆清铭说,绘制精细的人脑图谱在技术层面没有根本性障碍,主要面临的是经费和机制方面的制约。

  “我们期待国家能够像研制‘两弹一星’一样,尽快启动中国脑计划。目前这方面研究,我们还有若干个点走在国际前列,如果拖的时间一久,就真的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骆清铭说。

  《光明日报》( 2019年11月30日 01版)

[ 责编:曾震宇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