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秋水伊人关紫兰

◎ 沈嘉禄

说起民国时期的西洋画女画家,你大概会脱口而出:噢,潘玉良!是的,潘玉良是个非凡的传奇。其实还有一位比潘玉良小五岁的女画家,同样与上海有缘,也是一颗耀眼的星星,她叫关紫兰。

关紫兰出生在上海,但她的祖籍在海南。父母经营纺织业,还有点美术基础,能够自行设计棉布图案。生活在如此环境中的关紫兰,对图象与色彩表现出异常的兴趣与敏感,父母见了心里暗喜,就有意识地引导、培养。关紫兰十几岁时,便考入上海神州女校图画专修科,后转入中华艺术大学学画。

1927年6月,中华艺术大学举行美术展览会,关紫兰一幅名为《幽闲》的作品在展览上脱颖而出,连同她本人的照片一起,发表在当年《良友》画报第17期上。大学毕业后,关紫兰在老师陈抱一的引荐下,去日本东京文化学院深造,饱览了详实的美术史料,并对那里收藏的欧洲油画进行临摹。

1927年8月,关紫兰个人画展在神户市举行,观众如堵,大获成功。1930年,关紫兰回国任教于上海唏阳美术院,同年在华安大厦举办个展,她的作品直接从欧洲汲取养料,又有自己的风格,一举打破了国内艺术界保守而沉闷的空气。关紫兰有把复杂造型简约、单纯化的能力,能把东方的优雅含蓄与西方野兽派的激情奔放相结合,兼备中国民间艺术的色彩和造型。关紫兰成名后,成了社交场上的明星,她的时装人像照片也经常刊登在《良友》、《北洋画报》里,成为上海女性的时尚指南。

从早期的色彩明丽、率真无拘,到东渡扶桑后的纯美清丽、回味隽永,关紫兰作品风格的变化与她的人生轨迹暗合。她描绘着大都会的印象,上海则提供了温热的文化气候,帮助她从一个奔放热情的南国少女,蜕变为清丽婉约的名媛。

抗战爆发后不久上海沦陷,日本人登门拜访关紫兰,软硬兼施地动员她出来“工作”,还表示要给她办画展。关紫兰用稔熟的日语回答来客:我是一个画家,对任何与政治活动有关的展览和活动都没有兴趣。从此,这位被视为“海上花”的社交界名媛深居简出,自我“封杀”,其志不在梅兰芳之下。

建国后,关紫兰住在溧阳路上的普通民居里,与鲁迅居住的大陆新村仅一街之隔。历经难以预测的政治风云,上海老太关紫兰风韵不改当年,每月去固定的理发店修饰自己,身上洒些高档的进口香水,经常与朋友去德大吃西餐,或者去上海咖啡馆喝下午茶。自1958年相濡以沫的丈夫去世后,她不常画画了,上海画坛也快将她忘记了。

十五年前,关紫兰的作品出现在某拍卖行的图录里,我一看就被吸引住了,当时起拍价才三四万,但我没钱,也没勇气去竞拍,错失的机会不会再来。现在市场上偶然也有露面,起拍价三五十万。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以上内容来自:深圳特区报
[责任编辑:yfs001]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