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朱生豪一生做了两件大事
2013-04-07 来源:深圳晚报  查看评论 

谭宇宏

近日,多家出版社抢夺村上春树新长篇中文版权。有消息称,《没有色彩的多崎造和他的巡礼之年》将于4月12日出版。若上海译文拿到版权,林少华必接手翻译;若新经典公司拿到,译者可能会是译了《1Q84》的施小炜。

前一阵,林少华还为此写过一篇长文,大意是说自己的翻译顶好,因为和村上春树“气味相投,惺惺相惜”。其实,林少华的翻译确实不错,但一站出来说话,就稍微显得有点底气不足。

由此联想到朱生豪,有谁会怀疑他的莎士比亚翻得不好呢?大约10年前,偶然间发现网上有朱生豪翻译、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六卷精装本《莎士比亚全集》,便宜得惊人,立马拍了回来,至今喜滋滋的,觉得捡了漏。

《新周刊》“深夜读书”栏目推荐《朱生豪情书全集》,朱生豪、宋清如著。“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加深切地爱你。你如照镜子,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在朱生豪32年的人生中,做了两件大事:一是翻译了31部半莎翁戏剧,二是爱上宋清如。

情书也能写得这样的好,真的是天才了。

@刘波说书推荐《小艾,爸爸特别特别地想你》,“丁午在‘文革’中下放干校,想念8岁女儿。由于女儿太小,由于他是个漫画家,所以他的信主要是画出来的。”刘波说,“H发短信询问这本书怎么样,我不知道便上网查,立刻决定去买。这本书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因为我也是父亲所以我要为它做个硬广。奇怪,各种电商销量竟然都是零。”小编看了刘波贴出来的漫画,仿佛看到了《父与子》。小艾“文革”期间能在父亲精心营造的温情小世界里长大,不是一般的幸福。

@何力推荐《从今以后我叫“丁”》,这也是一本书信集。“读完,心里很温暖。盖斯丹(丁)1907年32岁的时候来到河北传教,在那里生活了53年于1961年去世,这期间他再也没回过法国。抛开宗教信仰,他淳朴的文字里传达出人性最朴素的爱,比什么华丽的事物都让人感动,那些对百年中国原味的描述,实在动人。”@法律出版社点评:他的文字是真诚、质朴和毫无造作的,这也是今天作家们乡野采风、闭门修为、电脑前苦思所不能得到的。

@中央编译出版社推荐了一系列好书,张允和文集三本《浪花集》、《昆曲日记》和《曲终人不散》,《徐志摩全集》,@塔可Taca画册《诗山河考》。《诗山河考》的推荐文字别具一格——一如塔可喜欢的那句话:“研究冷门的学问,追求迟暮的美人,结识落魄的英雄”,他历时4年,孤身一人扛着相机寻考《诗经》里描绘的大好河山,终有所成。这本画册收录了108幅作品,将带你我重访春秋河山。

@王笑红推荐图书《我知道笼中鸟为何歌唱》。 “早在童年的时候,我就明白,书中的人物比我们每天遇见的人更真实。”这是本书深深打动我的原因。作者詹姆斯·鲍德温的警句让人浮想联翩。同样让人赞叹甚至有点畏惧的是格非的警句。“新浪读书”推荐格非《隐身衣》 。“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论是人还是事情,最好的东西往往只有表面薄薄的一层,这是我们的安身立命之所。任何东西都有它的底子,但你最好不要去碰它。只要你捅破了这层脆弱的窗户纸,里面的内容,一多半根本经不起推敲。”

以上内容来自:深圳晚报
[责任编辑:yfs001]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