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法式田园在云南生根发芽
2013-05-20 来源:春城晚报  查看评论 

    梧桐树、咖啡豆、葡萄藤、薰衣草、树莓……

    当云南的红土地上生根发芽出法兰西血脉的纯正植物时,

    我们开始猜想,从纬度、温度、湿度等一系列地理脉络中,

    我们是不是可以再一次找出云南与法国田园文化、浪漫情怀的亲密关联?

    1910年3月31日,一列蒸汽机车从红河平原呼啸向北,进入连绵群山,沿途白烟翻滚,风驰电掣,似吞云吐雾之龙,带起的风力,令站得太近的中国人辫子横飞——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钢铁神兽”。

    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列车开进云南府——昆明。车上下来的首批乘客,多为高鼻鹰目的“洋老咪”。这些白皮肤的男女下车之后,第一眼见到的是与欧洲完全迥异的人民和建筑,但很快就有“知道分子”发现,这里的灼热阳光和遍布奇石的山峰,竟依稀与法国普罗旺斯有几分相似。海军中尉鲁克斯远在滇南时就惊喜地说:“蒙自气候很好,除雨季之外,其余时候,这里一直阳光灿烂。对欧洲人来说,这里具有同样清洁健康的一切。”

    回溯历史

    法国带来葡萄,

    宾川种下咖啡

    一般人认为,滇越铁路的通车,让云南的知名度在欧洲飙升,但这仅仅说明了一部分事实。

    实际上,早在19世纪中后叶,当法国人在印度支那半岛站稳脚跟之后,已有若干蓝色眼球把目光进一步投向北部的云南,这些人包括:传教士、法兰西殖民梦想憧憬者、外交官,以及科学家、旅行者等等。作为较早了解云南的西方人,他们在云南的所有见闻及发表的出版物,均直接助推了滇越铁路的诞生——1880年代,法国传教士许伍冬等人在德钦茨中传教,随手种下从法国本土带来的葡萄,成就了今日独一无二的“玫瑰蜜”品种;1892年,同样是法国传教士,名叫田德能的神父在宾川传教期间,从越南引种,在朱苦拉村种下了中国第一株咖啡树;1895年,《云南游记:从东京湾到印度》的作者亨利·奥尔良从越南出发穿越整个云南省,考察了滇西地理民风。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1898年,法国驻广西龙州总领事方苏雅受法国外交部的委派,走遍滇南山水,深入考察了从越南可延伸到云南的铁路走向,方苏雅后任驻云南府(昆明)名誉总领事兼法国驻云南铁路委员会代表,再兼法国驻云南蒙自领事以及法国驻中国云南代表,在云南一呆数年之久,直至1904年回到法国,期间利用当时的高精尖产品照相机,拍摄了大量云南地理、人文照片,并在100年后引起轰动,当然这是后话。

    可以肯定的说,在整个19世纪末期至20世纪初期,尽管有多国西方人对尚属荒蛮之地的云南前赴后继(包括美国人洛克、俄国人顾彼得等),但法国人所占的比例之高,与云南渊源之深,无他国出其右者。由此,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当滇越铁路至关重要节点——人字桥建造遇到瓶颈时,法国工程师鲍尔·波丁灵光闪现,以剪刀型设计力拔头筹。人字桥的出现,暗示了一个事实:法国人对云南地理的理解之深刻,已经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若要进一步理解法国人的云南情结,恐怕还要玩味一下两国地理、人文上的异同之处。雨 果

    法式田园 

    法国树莓 云南“黄泡”  滇中土壤气候与法国南部相似

    2012年,我在西双版纳景洪市的树影婆娑中,步入一间格调雅致的咖啡厅。在这间狭长咖啡厅的主屋之内,四壁之上挂满了各种云南民俗照片,照片的作者是法国人格雷,正是这间叫做“湄公咖啡”的酒吧老板。

    从历史的渊源看,湄公咖啡是一个极易引起包括法国人在内的欧美人士共鸣的名字,这间咖啡店也因此确实成为了在景洪的外国旅行者聚会歇脚的所在。在开设这间咖啡馆之前,格雷足迹遍及半个地球,直到遇上现在的妻子中国人段丽娟之后,才决定定居云南。

    掐指一算,格雷已在云南生活达6年之久,尽管汉语仍不灵光,但长久与中国人打交道的阅历,使他相较一般外国旅行者对云南有其更深刻的理解。在格雷看来,中法这两个远隔万里的国度,文化上有相当多的相似之处,例如,法国人极重亲情,法国菜在全世界受追捧的程度,恐怕只有中国菜可以相提并论,两国还有一个相当神似之处,便是对酒均有超乎寻常的偏好。

    今年,我在嵩明乡下一个法国人设计的中西合璧“别墅”的火炉旁,听到了相似的观点。这间别墅的主人马丁,同样来自比斯开湾沿岸的法国西南部地区,这一地区毗邻波尔多、图卢兹,后者正是举世闻名的优质葡萄产地。我不知道100年前法国传教士带入云南迪庆的葡萄血统是否就来自于此,只听说茨中教堂的玫瑰蜜品种如今在法国本土已经销声匿迹,如果事实如此,那么,法国人恐怕要感谢遥远的中国云南反而保留了古老的法国物种基因。

    和法国南部地区诸多深藏功名的世家一样,马丁所在的达比利家族也是拥有悠久历史的法国酿酒传承家族,然而让人颇感意外的是,他4年前决定在云南考察选地建立农场时,选择的却是另外一种不为人熟知的植物——树莓。

    树莓,中国学名覆盆子,云南人称“黄泡”、“紫泡”。众所周知,树莓在云南群山间比比皆是,每逢夏季,无论是滇南、滇西, “黄泡”、“紫泡”遍地。马丁之所以选择在云南种植树莓,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滇中土壤气候与法国南部有众多相似之处,两者都有基本无雪的冬天和整年充足的阳光(差别仅在法国南部属地中海式气候),在肥沃的褐壤中,欧洲树莓恣意生长,情形与云南“黄泡”的生存状态何其相似。欧洲人很早就意识到树莓的巨大价值,并加以开发利用,甚至与传统葡萄酒酿造工艺嫁接,生产出昂贵的树莓酒。

    在这样的背景下,达比利家族的马丁追寻先辈的足迹来到云南,在嵩明寻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普罗旺斯”——连绵丘陵中覆盖着肥厚土壤的盆地,雨水适中,阳光和煦,毫无疑问正是欧洲树莓最热爱的自然环境。如今这个面积100亩的树莓农场可能是中国南部唯一的欧洲树莓种植区,随着树莓产量的逐年提升,马丁的树莓酒厂也已经初具雏形,达比利家族在嵩明的黄土地上开始出产法国血统的树莓酒。

    马丁的乡间别墅,矗立在云南高远蓝天之下,乍看上去还颇有《西游记》中孙悟空摇身变成的那座土地庙的味道。不过,细细留意,会发现这座中国式民居的外表之下,处处低调地暗藏着浓烈的法国气息,无论是烟囱的设计、壁炉的造型、外观的颜色使用等等,都暴露了一个法国人的品位。

    这座建筑,竟让我想起故乡那些留存近百年的法式火车站造型。在整个滇越铁路沿线,当年大大小小存在的数十座火车站,几乎全部是地道的法式建筑。其中最著名者当属蒙自碧色寨的古老车站,而窃以为最具价值的,却得算建水乡会桥的中西合璧风格车站,当年那座四壁法式石墙,屋顶中式瓦顶的优美建筑物中,往来的多是引车卖浆的云南农民,熙熙攘攘了近百年,遗憾的是如今铁路停摆,车站荒草丛生,其时空交错的速度之快,让人不甚唏嘘。 雨 果

    法式香草 云南花海  昆明的气候很适合薰衣草

    一种开紫色花的小灌木,散发出清雅含蓄的香味,总让人为之钦慕。在古罗马时代就被普遍种植的薰衣草,茎、叶都能入药,因为功效最多,被称为“香草之后”,普罗旺斯的薰衣草花田更是闻名世界,称为旅游胜地。如今想要欣赏薰衣草,不必大老远地跑了,昆明不少地方已经种起了薰衣草,花开时节常常人为海,花为潮。

    小时候不知道什么是薰衣草,偶然在一篇外国童话中读到,善良的姑娘往洗净的衣服兜里装进薰衣草,让衣服充满温暖的香气。便想,这薰衣草定是个稀罕物。

    后来流行起干花香包,小姑娘爱新鲜,攒了零花钱买来半个巴掌大的粗棉小布袋,摊主说里面一颗颗麦粒样的便是薰衣草。忍不住打开了细细研究,好奇既然叫草,怎么形状却是这般模样。当时网络不发达,一直没弄明白薰衣草究竟是不是一种草。直到母亲带回一盆紫色仿真花,才真正把它的形、色、味联系起来。

    请教了专家,得知薰衣草的种类还真是不少。有名的普罗旺斯薰衣草就有原生薰衣草、长穗薰衣草和混种薰衣草。而除了专门提炼精油的品种之外,还有一些品种可作为切花或花坛之用。薰衣草的特征很明显,丛生、多分枝,常见的为直立生长,叶子为椭圆形披尖叶,或叶面较大的针形,叶缘反卷。花如麦穗般生在顶端,有蓝、深紫、粉红、白等色,最为常见的就是紫蓝色。全株略带有木头甜味的清淡香气,因花、叶和茎上的绒毛均藏有油腺,轻轻碰触油腺即破裂而释出香味。

    微博上一组普罗旺斯薰衣草花海的四季景色照片被转发了20多万次。大片的薰衣草花田形成流畅的线条,春天一片绿色,夏天紫晕偏玫红,随着气温升高逐渐转变成壮观的深紫色花海。而冬天一到,收割后的花海只剩下短而整齐的枯茎覆盖在白雪下,又是一番童话景色。

    薰衣草原产地在地中海沿岸,中国原来无种植,为摆脱对进口的依赖,新中国成立初期首先在河北、陕西、青海等地试种但均以失败告终。1964年第一轻工部与中科院植物研究所联手,再次从国外引进种苗,在新疆、云南、河南、陕西等地进行广泛的试验性种植,除新疆成功外均告再次失败。由此薰衣草的种植被披上了“纬度相同论”的神秘外衣。直到21世纪,薰衣草才逐渐揭开了面纱,被全国各地种植。

    近年来,在昆明看薰衣草已经不是稀奇事。

    嵩明星耀水乡、环湖东路、云师大呈贡校区等地都有成片的薰衣草。而寻甸凤龙湾薰衣草庄园,在2008年引种的法国普罗旺斯名贵香料花卉作物“原生薰衣草”则最地道。从凤龙湾坐船,或是从寻甸驱车来到薰衣草庄园,老远就能闻到一股香味。红土地上一丛丛紫色小花,气势虽不如普罗旺斯,却也真正让游客能闻香看花加留影,趁兴而来尽兴而归。据当地工作人员介绍,昆明的气候很适合薰衣草种植。因为薰衣草生长适温为15~25℃,在5~30℃均可生长。如果长期在0℃以下会休眠,-15℃植株便会死亡。而35℃以上,长期高于38℃,顶部茎叶枯黄。由于几乎没有病虫害,薰衣草不用喷洒农药。

    据说,“香奈尔5号”最主要的成分之一便是薰衣草精油。  首席记者 王 云

    法国梧桐 昆明怀旧  种满梧桐的金碧路曾是洋人街

    法国梧桐树又名悬铃木树,是世界五大行道树树种之一。19世纪中叶,奥斯曼主政法国巴黎期间,他所实施“街道两旁种植乔木、开辟绿地公园、建设林荫大道”的城市规划布局,被西方诸国所效仿。上世纪初,法国人把梧桐树带到上海的法租界种植,后因其树冠大、适应性强、生长迅速、耐修剪整形、吸收有害气体等优点,被我国众多城市广泛应用于道路绿化建设。

    云南解放后,昆明市长潘朔端十分重视城市建设,在东风路、人民路、北京路等主要街道种植了银桦和桉树,南屏街、金碧路、拓东路则种植了大量的梧桐树。

    百年前的老昆明,两公里长的金碧路及其附近一片繁华热闹,外国商人蜂拥而至,外国机构林立街头,那时的“洋人街”便在这里。从早到晚,金碧路上总是熙熙攘攘,两旁的商店里充斥着一切“洋物”,西方贵妇人在这买洋纱、洋布,老昆明人会买一些洋油、洋碱、洋发烛(火柴)、洋纸、洋酒尝个新鲜,小孩子手里抱着的也是洋娃娃……

    上世纪70年代,金碧路街道不宽,但已成为非常成熟的一条街,两边的梧桐树枝叶已经合拢,形成一条长长的绿荫顶盖,这些梧桐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灵性,骨子里还带了些法兰西的闲适。

    九十点钟的太阳穿过树荫,只见得到一缕缕耀眼的光柱,不需要戴太阳帽,皮肤还是水润水润的。行人、单车、汽车熙来攘往,偶尔也见得着马车,它们似乎不在乎时间,走得屁颠屁颠地,地面上还见得到长年累月碾出的道坑;昆明雨季的清新还带了一些凉,踽踽独行的人们沿街边走,不必担心淋湿,雨水穿过树荫,落在屋檐后又缓缓落下,好像每一滴雨都是一个跳动的音符。街边是清一色的木门,就是那种关门时要双手来抬的木门,一楼做生意,二楼住人,有的房顶上长满了草。晚饭时间,包子店、锅贴店、米线铺冒着腾腾的热气,老远就能闻见“南来盛”里飘出来的面包香味……

    与金碧路相邻的是同仁街,它同样掩映在梧桐树之下,这里有很多法式元素的骑楼,明黄色的墙壁,暗绿色的窗棂,青石立柱支撑起走马转角的雨廊,户户相连,这里是孩子玩耍的天堂,他们光着屁股从这家跑到那家,不用担心被雨淋湿。骑楼的厨房也在一楼,油烟到处乱飘,洋溢着一股浓浓的市井风情。

    时至今日,梧桐树依然在巴黎的林荫大道上发挥着作用,而在昆明,随着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金碧路拆迁改造,道路被扩宽,梧桐树被移走,法式建筑几乎不复存在,如今在金碧路两旁的法国梧桐树,也是后来补栽上去的。

    尽管如此,这些硕果仅存的梧桐树依然会成为永恒的时代经典,由它串起的是一个怀旧调子的昆明,那种淡淡的法国黄,那种包裹在黄澄澄的阳光里的黄。本报记者  秦明豫

    人物讲述

    “昆明许多地方

    很有法国味”

    蔚蓝的天空,温和的天气,美丽的风景以及各种令人垂涎欲滴的小吃,这些,对于在昆明待了近15年的法国人裴逸风来说,都是他热爱云南的理由。

    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在云南工作、生活,与云南人交往,即便这片土地距离自己的家乡很远,裴逸风对于这里却没有丝毫的陌生感。“我喜欢吃小米辣、臭豆腐、干巴……对了,还有乳饼,这种食物跟我家乡的奶酪差不多。其实,除了气候,云南的饮食跟法国也有许多相似之处,比如云南的老奶洋芋跟法国的土豆泥,云南的火腿跟法国的火腿、熏肉,只不过更咸一点。”

    裴逸风的家位于法国洛林的一个边境小村。说起家乡,裴逸风脑海中是满满的回忆,“小农村,人很少,整个村子就100来人。周边是很大的农场,村边环绕着苍翠的树林,有碧波粼粼的湖,放眼望去都是起伏的麦浪以及成群的牛羊,家家户户的小木窗前都摆放着一盆盆鲜花,无论城市还是农村,都会如期举办鲜花大赛,人们都非常热爱生活。”

    在云南许多地方也有家家门前种花,庭院种树的生活习惯,昆明加之与家乡气候、饮食的相通之处,这都让裴逸风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尤其是在滇越铁路途经的地方,火车站的建筑都是法式风格。昆明还有梧桐道、薰衣草庄园等等,这都很有法国的感觉。”裴逸风说。

    1997年,裴逸风第一次与云南亲密接触,大理、丽江、香格里拉……每一个地方的风土人情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1998年,他毅然放弃在法国的事业,来到昆明成立了自己的咨询公司——昆明华澜咨询有限公司。“昆明面向东南亚,是一个很重要的城市。”

    从法国来到云南,一晃15年过去了,对于云南,裴逸风有着太多的眷念。裴逸风始终保持着喝咖啡的习惯,用云南特产的咖啡豆亲手磨制烹煮,浓郁醇厚的味道足以让他回味许久,裴逸风还喜欢收藏民间的小物件,比如墨斗,他说,这些都是中国的美。

    “虽然现在还有许多法国人不知道云南,不过来过昆明的法国人都很喜欢这里。回去之后有的法国人还会再来,很多法国人都感叹:变化好大,中国人那么厉害!”每次回到法国,裴逸风都会告诉身边的人,一定要到云南看看,看看那里的风景,看看那里风土人情。做咨询公司,裴逸风不止送中国人到法国交流,他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法国人在他的推荐下来到中国,了解中国。“我喜欢云南,更希望未来留在这片多姿多彩的土地上生活,我打算退休后去蒙自,跟滇越铁路在一起……”

    本报记者 徐腾中

以上内容来自:春城晚报
[责任编辑:yfs001]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