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第七天》:荒诞的绝望?
2013-07-27 来源:大连晚报  查看评论 

  在长篇小说《兄弟》出版七年之后,著名作家余华推出了新长篇《第七天》。“比《活着》更绝望,比《兄弟》更荒诞”,新书面试之前,出版社如此煽动人心的推介,给《第七天》换来了70万册的预订量。这不能不让很多喜欢余华的读者翘首以待,满怀期望。

  只是,如7年前看《兄弟》一样,《第七天》再次让我们失望了。

  《第七天》借圣经的《旧约·创世记》开篇,讲述一个人死后七天的经历。“浓雾弥漫之时,我走出了出租屋,在空虚混沌的城市里孑孓而行。我要去的地方名叫殡仪馆,这是它现在的名字,它过去的名字叫火葬场。”

  荒诞的开篇,给读者留下了足够大的悬念,一个将被火化的死人,在死亡之后还能留给读者什么呢?

  于是,读者们随着这个叫杨飞的死人,到了殡仪馆里,目睹了那些死后等候火化的人也和生前一样分为三六九等:贵宾区坐在沙发上的穿的都是工艺极致的蚕丝寿衣,骨灰盒都是大叶紫檀;而普通区坐塑料椅子,有人因为在同一家店买同样的寿衣比别人贵了50块而唉声叹气;还有的就是像杨飞一样,没有寿衣没有骨灰盒没有净身没有化妆的人。

  最终,杨飞因没有墓地而自愿放弃火化,并由此开始回忆讲述这个“死人”之后六天看到的世间百态。

  于是,我们又随着杨飞魂灵飘荡的脚步,见到了他爱慕虚荣最后悔恨自杀的前妻,找到了为抚养他而错过了爱情的养父,遇到了“我的奶妈”以及莫名消失的二十七个婴儿……

  纷乱、复杂,悲哀、荒诞,小说里通篇充斥着余华7年来积攒起来的千奇百怪的社会新闻,让人读起来不禁对当下社会的荒诞充满绝望,尤其是余华开启他雷同《兄弟》般的大胆想象力,给我们描绘了一个人人都想过但谁都未曾经历的亡灵世界。

  而在整部小说中,亡灵世界与现实世界平分 “秋色”:现实世界由层出不穷、残忍荒诞的新闻故事构成;亡灵世界则由骨骼飘荡行走的咔咔声、时而欢声笑语的奇幻空间构成。在小说中,余华毫不掩饰自己对现实世界的厌恶和对亡灵世界的赞美,然而,也正是这种厌恶和赞美,让我们感觉到余华自身对现实这种生的无比艰难,死无葬身之地的无奈绝望甚至逃避,他在小说中完全发泄了这些极端情绪。

  最后,为了安慰读者的绝望,余华在文章的结尾为我们诱惑性地描绘出了这样一个美好的世界:这里树叶会向你招手,石头会向你微笑,河水会向你问候。这里没有贫贱也没有富贵,没有悲伤也没有疼痛,没有仇也没有恨……这里人人死而平等。

  而这个世界的名字则意味深长:死无葬身之地。

  有人说《第七天》像中国版的《百年孤独》,对此,余华说:“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里写了很多当时哥伦比亚报纸上的事件和话题,他说他走到街上,就有读者对他说:你写得太真实了。《第七天》不能和《百年孤独》比,人家写下的是一百年的孤独,我只是写下七天的孤独,而且人家的一百年只用了二十多万字,我的七天花费了十三万字。我深感惭愧。”

  我不知道余华以后走到大街上,会不会有人也对他说《第七天》你写的太真实了,但我在看《第七天》时,唯一的感觉是13万字太长了。

原标题 [《第七天》:荒诞的绝望?]
以上内容来自:大连晚报
[责任编辑:黎韦]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