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放水” 全球“遭淹”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美国“放水” 全球“遭淹”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美国“放水” 全球“遭淹”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5-24 03:3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万喆(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学院研究员)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2020年美国金融市场发生异常震荡,美股创造了在短短10天内4次熔断的“新纪录”,使整个世界的金融市场和整体经济都笼罩在新一轮金融危机的阴影中。美联储彼时采取了超乎寻常的“大动作”,不但将基准利率调整为“0”,更祭出“无限量购买”美债的“绝地大杀器”。

  疫情经过一年的反复,对经济的影响总体而言已经降到边际低点,各界都在讨论货币政策正常化。但美联储却明显并没有这种打算。不久前,美联储决定,仍旧维持基准利率在0~0.25%、每月购买1200亿美元债务规模不变。此前,拜登签署了1.9万亿美元经济救助计划,宣布2.25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如果付诸实施,白宫近一年来累计出台的刺激计划规模将飙升至空前的约8万亿美元。

  美联储以“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配合白宫大水漫灌式的强刺激,凶吉难测,令世界严重不安。

  美国4月CPI升幅达到2009年以来最高水平,生产者支付价格增长超预期,华尔街许多人士也对通货膨胀失控发出警报。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及其同僚纷纷表示相信通胀前景仍然温和,应该对“物价短暂的飙升抱有耐心”。

  按照美联储等的说法,目前的物价飞涨是“暂时的”,不会有太大危害,因为去年此时通货膨胀率因疫情导致经济停摆而处于低位,而且消费者对于未来物价的预期是5年后将降至正常水平。然而,真实的原因是美国就业市场很不如人意,其中非裔和拉丁裔的就业率更低。据美国官方公布的数据,今年4月份,美国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6.6万人,远远低于增长97.8万人的市场预期;失业率为6.1%,高于5.8%的预期;25至54岁者中有76.9%在职,而疫情暴发前超过了80%。

  众所周知,特朗普大选落败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疫情应对失败,导致经济停摆,大规模失业随之出现。尽管特朗普在任时美联储拿出了史上最大撒手锏,财政部门也屡屡拿出大礼包,但效果不彰,特朗普因此失去了大量民众支持。拜登上台后,理所当然要接受这个“教训”,因此他将财政礼包“发扬光大”,同时将货币宽松“进行到底”。

  但是,这种思路事实上只注重了政治上的“利益”,却忽视了经济逻辑上的真实问题。当前,美国经济在强刺激下,尽管需求回暖明显,但就业数据仍然“难看”,其中重要原因就是,美国目前职位空缺主要出现在低技能岗位,但失业救济水平高于很多低收入岗位薪资。根据美国劳工部此前的数据,失业工人在平均每周318美元的常规州失业救济金基础上,还可以领到300美元的联邦补助金。而全职工作者时薪15美元,平均下来还略低于救济金。此外,劳动力短缺代替生产停滞成为经济复苏的一大制约因素。环环相扣,使政客的短期“取悦”市场阻碍了长期市场“愉悦”。

  美联储的货币大放水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远不止如此。

  从美联储大放水开始,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断暴涨。今年以来,原油涨幅超过35%,铜和螺纹钢涨幅均接近30%,铁矿石涨幅接近18%,动力煤涨幅高达26%。加上最近中东局势变化,地区冲突加剧,能源价格4月同比上涨47.9%。上游产品的价格压力逐渐传递至下游,耐用品与工业消费品价格上涨较快。美国财政刺激带来的需求恢复远大于供给恢复,而国际航运等尚未完全恢复,导致全球供应链“掉链子”时有发生,进一步加大了价格上涨的动力。

  这种形势下,等同于美国自己“进补”,全世界“上火”。尽管有些新兴市场国家已经采取“加息”政策,也不得不一同在通货膨胀的危险中煎熬,全球经济的同步复苏受到影响。

  日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已经创纪录地突破7万亿美元。美国联邦国债的债务总额则已经接近30万亿美元,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联邦将在未来10年再增加12万亿美元的赤字,如果现有政策和法律保持不变,美国联邦债务今年将达到GDP的102%,到2031年上升到创纪录的107%,到2051年几乎翻倍,达到GDP的202%。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经验法则是,债务与GDP的比例超过80%就会埋下债务危机的隐患。

  背负这样庞大的债务,利率上升对美国几乎是“不可承受之重”。但对于其他国家而言,尤其是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和机构而言,超低利率和可能的美元贬值,却无异于美国用“赖账”的形式来还债。

  更需指出的是,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之前,全球很多国家已经陷入社会四分五裂、阶层对立、族群撕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数十年来逐渐形成的收入分化和阶层固化。美国正是这个问题最为突出的国家之一。然而,疫情开始后美国史无前例的货币大放水,推动了大宗商品和资产价格的飙升,全球在创造财富能力几乎停止的状况下,以股票市场为代表的财富反而增加了。如果继续这种态势,可想而知,劳动生产的收益与资本的收益差距将进一步拉大,社会收入和阶层将会呈现出“K”型,并继续极化,这个世界的社会问题将更加尖锐和激化,给世界下一步的改革、发展和协调带来更大阻碍。

  美联储还表示,就业不振就说明通货膨胀率不可能太高。回溯20世纪70年代,就业低迷和通货膨胀率走高同时出现,形成一个10年期的“滞涨”,可谓殷鉴不远。历史已经证明,这些“异象”本身就和货币放水即资产泡沫有紧密关系。如今,在货币造成的时代困局下,美联储布下的,是否是一场饮鸩止渴的局?而谁饮了鸩?又止了谁的渴?岂不耐人寻味。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24日 12版)

[ 责编:袁晴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