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小说的生命观照——评《文化视阈下中国现代小城小说研究》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小城小说的生命观照——评《文化视阈下中国现代小城小说研究》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小城小说的生命观照——评《文化视阈下中国现代小城小说研究》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6-24 04:0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张文娟(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曲阜师范大学张瑞英教授是地域文化与现代乡土文学研究专家、莫言研究专家。2020年10月,她的《文化视阈下中国现代小城小说研究》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这既是一部具有理性思维的学术著作,同时又是带着作者情怀的对中国现代小城小说的诗意阐释。

  作者认为,小城的“城”不等同于现代的城市,小城的特点是“历史悠久、数量众多、分布广泛”,是“中华民族最有代表性的生存空间”,是“民族普遍心理的物质载体,更是大多数传统知识分子崇尚中庸之道、追求中和之美的心理投射”。而每一地域的小城小说则是对此一地点的定点透视,是“极有意味的文学文本”。基于此,作者对中国现代小城小说展开全面的、具有逻辑性和温情的研究。

  通读全文可以发现,张瑞英教授的这部《文化视阈下中国现代小城小说研究》,在内容、结构的安排上具有全面性、逻辑性,兼顾小城小说中的文化与生态,兼顾研究的思想性与艺术性。在作家作品的选取上具有典型性、代表性,如“叙事风格”部分选取了“低回趣味”的萧红、“冷隽内敛”的师陀和“情致化”的沈从文;在语言风格方面具有哲思性、严密性,同时具有情感性、可读性甚至有些诗意美,如这样的句子:“尊严是每个人活下去的支撑,再弱小卑微的人物也会因被重视、被欣赏而焕发光彩神力。”“在这恒久不变的山水中,人的生死如四季轮回般自然。生与死的欢乐与悲痛都被淡化了,人们如接受夏雨冬雪般木然、坦然地接受着上天赐予的一切。”小城小说中人的“尊严感”“生命观”“生死观”被作者以诗意化的语言准确形象表达出来。这样的书写对读者来说无疑是认知与审美的双重收获。

  《文化视阈下中国现代小城小说研究》最显著的特色是研究中对“人”“生命”的关注和思考。其一,“人”“生命”是小城小说的重要题材,也是本书作者认同、关注并着重探讨的主题,作者多次提及并以此作为多个章节的标题。因此,“人”“生命”是本书研究的一条逻辑线索,也是一条情感主线,贯穿始终。其二,作者尤其关注小城小说中的“小人物”“小生命”和“弱者”。对普通读者来说,这些小城小说中的小人物很容易被忽视,但张瑞英的这部著作为读者们做了导读或者阐释,告诉读者“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作者“为什么要写这群人”,也能帮助读者进一步理解这些小人物,进而关注他们的生存境况、心理状态和生命价值。

  有学者认为,“批评家面对鲜活的作品文本时以个人的生命体验为切入点,与作家的生命体验形成情感共鸣,就是人之常情的‘同情之理解’;在此基础上完成对历史真实、艺术真实等话题带有体温的个性思考,得出更契合文本实质、贴近作家精神世界的重新认识,这是文学批评的独特魅力所在。”作家描写的是小城的人和事,这也是本书作者重点探讨的内容,但文学创作往往具有典型化特征,一个典型可以给研究者和读者提供无限的想象空间,文学研究也可以由小及大、由此及彼。张瑞英的这部著作研究的是现代小城小说,但其研究的方法、结论和启示又不限于小城小说,尤其该著作对人、对生命的关照可以引发有心的读者和有思想的研究者对国人甚至全人类的关注和思考。

  学术研究需要理性、严谨、逻辑,但文学是“人学”,文学研究还应该具有“温度”和“趣味”。以这些标准来衡量,张瑞英的这部学术著作还是一本“人情”之书,不仅可以供研究者参考借鉴,也可以帮助文学读者去进一步解读那些小城故事,去理解小城中的那些故人、那些往事和那些情怀。

  《光明日报》( 2021年06月24日 11版)

[ 责编:曾震宇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