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两位前驻华大使:“是结束对中国妖魔化的时候了”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意大利两位前驻华大使:“是结束对中国妖魔化的时候了”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意大利两位前驻华大使:“是结束对中国妖魔化的时候了”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7-07 07:39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编者按:在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意大利《未来报》邀请两位意前驻华大使举行座谈。两位资深外交家对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世界大变局中的若干问题发表了看法,呼吁结束对中国的妖魔化、努力推进欧中关系更密切地发展。现将《未来报》的相关报道编译如下:

  美国在世界各地有数百个军事基地,有声称成百上千的核弹头随时可用,这究竟是什么威胁呢?现在是结束对中国妖魔化的时候了。一个建造了长城却从不追求扩张的国家,只是为了保卫自己的领土。如果他现在正在昂起头来,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只要想想他们在鸦片战争中遭受的屈辱就够了,那时我们意大利人也做了一些可耻之事。我们不该把中国人民自豪的合法行为与真正的威胁,特别是军事威胁混为一谈。

  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不会发生。中国超越美国或许可能成真,但那将是一次和平的更迭,是靠经济和技术的。不会有战争,无论如何肯定不是中国人发动战争。中国保有一定的核威慑,迄今为止已经奏效,并将继续奏效,这才能保护世界不受一些愚蠢的战争贩子之害。

  白达宁很了解中国,他在那里生活了十多年,先是在北京当商务参赞,之后在香港当总领事,后来从2013年到2015年在北京做大使,在那里结束了自己漫长的外交生涯。不过,即使他不在北京的时候,从2004年到2007年,他曾经协调意中政府间委员会,陪同时任总理普罗迪进行了他历史性的2006年访华之行。那次访问中,当普罗迪谈及管理联合政府的无比艰难时,中国共产党外交政策负责人回应道: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坚守自己制度的一个原因。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之际,中国这些天都在隆重庆祝,显然西方媒体也在报道。我们与两位前任意大利驻华大使进行了一次座谈,他们是前面提到的白达宁(他写了两部重要论著:《长城之外》和《南尼的目光与今日中国》;第三部很快将由Teti Editore出版社出版,题目暂定为《不可阻挡的中国崛起》)和孟凯蒂。孟凯蒂在中国及亚洲度过了几乎其整个外交生涯,在北京时荣获了众多的荣誉。他早于1970年11月中意建交前到北京履职,是作为当时外交部长范范尼的个人代表前往的。他说:“那是特别的年代,意大利寻求自己对美国最起码的一点自主空间。他派我去加强1968年就开设的意大利对外贸易委员会的北京代表处,在一定意义上,这有点儿铤而走险,他还嘱咐我只向他汇报……”孟凯蒂服从安排,完成了一件大事:在一年多时间里使意大利成为较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西方国家之一。他强调:“那是艰难的岁月,但却是不平凡的岁月。”

  白达宁大使说,“(回忆这些)也是我们要自我解放的一种讲述。意大利战败之后不再是一个充分自主的国家,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要跟美国人讨论并取得一致的。而中国,中国的领导人既认真又睿智,他们研究历史,十分清楚这些,不抱太多幻想。我不把最近几个月的(中欧关系的)后退倒车看得太重。与中国关系的未来取决于欧洲的作用,我们要推动欧中关系更紧密发展……其余的,都是美国和我们的媒体的‘废话’,根本到不了中国”。

  白达宁对中共百年历史的一部分进行了密切跟踪。他说:“共产党无私地扎根在社会里。谁要认为甚至希望中国是苏联式的演化就错了:中国人民是深深的民族主义者,感谢共产党不仅是因为——如当下所说的——她消除了贫困,更是因为她使民族重获了主权、自豪与尊严。中国人有着伟大的品质:不忘过去,但活在当下,并瞩目未来。不是唠唠叨叨,而是制定规划。”

  关于这点,孟凯蒂很赞同:“中国,这样的中国是现实存在。我们要仔细斟酌,不是为了与之作对,也不是如现今时髦的说法,去‘遏制’她。我们要避免英国等少数西方国家的错误,他们现在还在派军舰去世界各地。这没有意义,北京看着都好笑。最好还是对话,始终对话,无论如何都对话。至于对话,我是说坐到桌边来讨论,而不是以老师自居:我们并没有什么可以教中国的,一点儿都没有!我们过去曾经有过什么,为此中国人总体上喜欢我们,尊重我们。而我们现在应该认清自己”。

  ——前任大使的回忆与想法,是政治上新的语言和选择。我们希望这些是富有远见的。

  两位前任大使白达宁和孟凯蒂对与亚洲巨人关系的未来进行了深入思考,并邀请大家用新的目光看待这一未来:我们的大陆一直是大西洋派的,但现在需要一次转折,发展与中国更密切的关系。

  (编辑 郭林 翻译 张宓)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07日 12版)

[ 责编:曾震宇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