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扇洞察传统文化精髓的窗口——王蒙新著《中华文化:特色与生命力》读后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一扇洞察传统文化精髓的窗口——王蒙新著《中华文化:特色与生命力》读后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一扇洞察传统文化精髓的窗口——王蒙新著《中华文化:特色与生命力》读后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8-26 03:40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卜键(文旅部清史纂修与研究中心研究员)

  第一次阅读王蒙先生解读古代经典,进而认知中华文化的作品,应是在30年前。那时的他迷上了《红楼梦》,在《读书》开设研红专栏,在三联推出《红楼启示录》。也应聂震宁之约,为漓江出版社搞了一个评点本,使得红学界一派叹羡。犹记得冯其庸先生的赞赏倾慕,叮嘱在《红楼梦学刊》做编辑的我登门约稿。由此,我走进朝内北小街的那个小院,初识作家王蒙的学术情怀。

一扇洞察传统文化精髓的窗口——王蒙新著《中华文化:特色与生命力》读后

《中华文化:特色与生命力》

王蒙 著 人民出版社

  略如创作小说时的状态,王蒙在治学上也是身心合一的,有对元典的细读精读,要吸纳权威及最新的研究成果,更要得到真知与正解。痴迷,似乎不宜于形容一个哲人和智者,可他真的会如痴如醉,会为某一语词或典故穷极搜觅,也会为获得新解洋洋得意。后来王蒙研读李商隐的诗,研读《论》《孟》《老》《庄》,研读《荀子》《列子》,都各有一段痴迷,各有一份心得。30年间,他对古代经典的兴趣从未消减,由此及彼,由点到面,以攻坚的姿态进入一个个专题,复以愉悦的心情书写自己的知解,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就。正是在长期积淀的基础上,在大量深入的个案研究之后,王蒙先生开始对中华文化作出整体思考与评述。人民出版社新近出版的《中华文化:特色与生命力》,重点收录了王蒙在2020年的专题演讲,也可视为其最新的成果。

  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王蒙是一个笃实审慎的践行者。他的新著选择以问题为主轴,建构起独到的理论框架。

  第一篇“中国传统文化的几个问题”,作者拈出“泛道德论”“泛哲学论”“泛相对论”,而所谓泛,意在广泛与重视,并非浮泛。他说:“泛道德论就是重视道德,认为道德是根本,尤其是把政治道德化,把做人道德化,把学问道德化。这确实是中国文化的一个特点。”书中举了历代王朝更替的例子,认为“正是在这样一种混乱和变更中,儒家的孔子力图提出一个合情合理的道德规范,使父子、夫妻、君臣之间能有一个规矩和约束”。王蒙还引用了孟子的性善说,解释“礼义”“伦理”“情义”的人文内涵与局限,皆见精彩。作者以汉字的词源结构为例,提出中国文化的泛哲学论,“中国自古以来注意万物之间的关系和共同性,注意字形的结构与逻辑”。至于泛相对论,则引用了《论语》的“愚不可及”,《庄子》的“内圣外王”,以及《红楼梦》中秦可卿“盛极必衰,水满则溢,月盈则亏,登高必跌重”一段话,化艰涩为灵动。所有这些,都是我们在阅读经典时常会遇到的问题和难题,多为世人不解或误解,一经抉发阐释,便使人豁然开朗。

  第二篇“中华传统文化特有的政治-文化理念”,则从天下为公、以德治国、中庸之道等八个方面论述,立足于绎具有时代价值的精义。绎精义,是说王蒙并不迷信古人的说法,与一些“国学家”的盲目崇拜截然不同。如其讲述以德为先、以德治国的实践意义,接着便说:“如果我们认为今天还可以用《三字经》和《弟子规》就能够治国平天下,那是做梦。那不是‘中国梦’,那是傻梦,是封建梦、旧梦。”而在一一缕述之后,在全文之末,他再一次强调:“我们有这样一种理想化的、有文化的而且深入人心的一套治国理政观念,我们不能够轻易地破除这些观念。但是我们要给予补充,给予关于法律、法制、司法监督,关于规则、竞争的补充。”这是王蒙式的表述,字里行间机智且趣味横生。

  王蒙也尝试从不同角度观照传统文化,在以“中华文化:特色与生命力”为题的演讲里,提炼出“积极性、此岸性和经世致用性”,戏谓之“极简版”。作者的研究也具有鲜明的此岸性。就在这个极简版中,他不独分析了中华文化提倡学习、自强不息、立足现实等特征,也对其曾经讲过的“三尚”“三道”再作阐发。而在结尾时,王蒙先生话头一转,联系到正在进行的抗疫斗争,说:“中国人过苦日子经验的确非常丰富,但是我们并没有在苦日子面前丧失对美好生活的希望,所以我们的奋斗确实在全世界也是有名的,我们今天谈传统文化,就会知道中国的传统文化和历史是中国的骄傲,是中国的力量所在。”真切平实,读来令人鼓舞和感动。

  很喜欢录入本书的“对话”和采访记,喜欢看王蒙先生提到的往事和时事,以及那无处不在的真性情。作家何向阳所说“您个人的青春年代与共和国的青春是同频共振的”,深深触动了王蒙,他表示:“我们这代人如果说幸运,就是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年龄和这个国家的历史发生了共振。”只有了解王蒙的早年坎坷,才会懂得这番话所饱含的赤子之情。数年前王蒙先生发表了《旧邦维新的文化自信》,磅礴氤氲,堪称雄文。而在这次接受采访时,他又讲到“真正的文化自信拒绝大言空洞、夸大其词、巧言令色、形式主义;真正的文化自信具备抵制低俗化、浅薄化、哄闹化、片面化、狭隘化的能力和定力”。这也是出自中国文化的辩证思维,出于君子之道。

  “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说的是一位唐代歌女的音乐奇才,清末戚蓼生《石头记序》曾亦以之称赞曹雪芹文字之妙。王蒙也是这样一位奇才,集作家与学者于一身,“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且老而弥坚,终日乾乾,阅读思考和写作不辍。致敬王蒙!为他的温情回望,为他的执着与通透,也为他真纯不染的家国情怀……

  《光明日报》( 2021年08月26日 15版)

[ 责编:李宜蒙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