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名作云集展“川军”风采

名作云集展“川军”风采

2019-02-17 03:15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艺海撷英】

  近日,“与时代同行——四川油画邀请展”在成都博物馆举行,展览呈现了罗中立、何多苓、周春芽、张晓刚、庞茂琨等15位艺术家的82件(组)代表性作品。此展以“与时代同行”为主题,旨在展现四川油画家在创作中如何贴近时代、关注现实,并将个人文化视角与中国社会转型联系起来。经典作品的齐聚,体现了展览把握时代文化潮流、凝练时代文化精神的人文诉求,更带领观者回顾了四川油画的发展历程。

  从历史叙事的角度,“与时代同行”包含两个时间维度。一个是1978年至2018年。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转型与思想解放,为中国美术的发展提供了丰沛的文化土壤,也为四川油画创造了新的发展机遇,大批优秀的艺术家脱颖而出,许多作品成为时代的经典。另一个时间维度是1979年至2019年。在四川油画的发展进程中,1979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因为正是在“纪念新中国成立30周年美展”上,四川油画脱颖而出,引起了国内美术界的瞩目。

名作云集展“川军”风采

山村小店(油画) 朱毅勇

  本次展览由“历史回响”“时代肖像”“语言世界”“地缘与身份”“传统再造”5个单元组成,既有经典作品的线性呈现,也有历史文献的精心梳理;既强调展示艺术家的创造力,挖掘作品的内在意义,也反映作品与时代形成的张力;既突出四川油画自身的特点,也呈现其对中国当代绘画产生的影响和积极意义,更通过大量文献资料及公共教育活动让公众了解艺术作品背后的故事。

名作云集展“川军”风采

基石(油画) 龙全

  “历史回响”单元展示了1979年至1984年间四川油画涌现出的代表性作品,如王大同的《雨过天晴》、高小华的《为什么》、何多苓的《春风已经苏醒》、程丛林的《1968某月某日·雪》等。这批作品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饱含深层的人道主义情怀,为四川油画的第一次发展盛期拉开了序幕。20世纪80年代初,由“知青题材”嬗变而来的“乡土绘画”,用对真、善、美的农村生活的歌颂代替了此前的“忧伤”和“伤感的人道主义”,并在其后延伸出两条不同的发展路径。回望这些经典作品,不仅让我们领略到四川油画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艺术追求,感受到其内在的精神与人文力量,更让观众得以窥见四川当代油画的人文传统。

  “时代肖像”单元展现的是四川当代油画对“人”的表现,反映的是油画家对人性的关注与人道主义情怀。80年代初,以罗中立的《父亲》、何多苓的《第三代人》(与艺术家艾轩合作)、庞茂琨的《苹果熟了》等作品为代表,艺术家借助具有典型时代特征的人物形象,呈现了历史洪流中个人或群体的命运。展览中,作品《父亲》的多幅创作手稿展现了艺术家创作的心路历程与阶段性变化,吸引观众驻足。《父亲》的出现,不仅推动了四川油画从“知青题材”向“乡土绘画”的过渡,也实现了“批判现实主义”向“乡土现实主义”的转变。到了90年代,以“人”为表现主题的四川油画迎来了第二个发展盛期。在本次参展的作品中,可以看到张晓刚的《大家庭》、刘虹的《自语》等代表性作品。这些以“时代肖像”为核心的作品,展现了丰富的人物形象与文化主体性,折射出时代的变化,既是“人”的肖像,也是精神的肖像。

名作云集展“川军”风采

岁月(油画) 罗中立

  四川当代油画家不同的语言诉求与风格实践大致分为三个发展阶段。80年代初,何多苓向美国画家怀斯学习,罗中立推崇克洛斯的超级写实,程丛林以苏里科夫为榜样。“新潮美术”时期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也是四川当代油画转型和发展的黄金时期。这一阶段,张晓刚从喜欢凡·高,转向了形而上画派的籍里柯以及超现实主义;叶永青喜欢上了卢梭与梦幻现实主义;周春芽则专注于德国20世纪初的表现主义。1993年前后是第三个阶段,张晓刚、叶永青、周春芽、罗中立等艺术家明确将绘画语言的当代性与本土化作为首要解决的问题,完成了对语言所负载的文化身份的考虑。“语言世界”单元则展示了四川油画家们阶段性的语言实践。

  第四单元是“地缘与身份”。在过去40年的发展中,地缘与身份始终是中国当代艺术无法回避的课题,在四川当代油画以及四川当代艺术家身上体现得同样突出。80年代中期,四川油画创作由“知青题材”向“少数民族题材”推进,艺术家们开始挖掘作品背后积淀的地域生存体验与文化经验。丰沛的地域文化为四川油画的创作与教学提供了具有独特精神与文化气质的艺术生长地,也在四川油画传统的形成过程中,烙下了鲜明的地域与身份印记。

  “传统的再造”是四川当代油画重要的艺术现象。周春芽以《太湖石》系列和《豫园》系列为代表的两次“回归传统”的经历;叶永青不囿于语言,而是力求将传统的人文精神和创作态度与当下的生活进行融汇;罗中立从作品的语言、图式、修辞方法入手与传统对话,在发现、阐释传统的过程中赋予作品个人化的语言逻辑;何多苓将率性而为的笔触与表现性相结合;王川将书写性作为与传统联系的重要通道等都成为四川艺术家“回归传统”的重要艺术实践。四川当代油画中传统的绵延与衍生,清晰地展现了艺术家放眼当下的文化立场,完成了传统的再造,使其在当代语境下生成新的意义。

  纵览40年来四川油画的经典作品,我们感慨的是时代发展为艺术创作带来的勃勃生机,欣慰的是艺术家们关注现实、把握时代文化脉搏的责任与担当,以及在传统文化的滋养下积极探索的勇气和毅力。同时,不管是从一个群体还是艺术现象的角度切入,四川当代油画创作都是中国当代艺术史研究中的重要课题,我们从中得以窥见中国各个艺术领域在过去40年的发展历程,并借此梳理和澄明地域性与本土化、当代性与国际性等诸多概念的边界与主体性问题。

  作者:何桂彦(四川美术学院教授)

  《光明日报》( 2019年02月17日 09版)

[ 位置: 首页> 光明日报 责编:石佳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