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三月正青春(报告文学)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三月正青春(报告文学)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0-03-20 03:4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春雷(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河北省作协副主席)

  “我叫肖思孟。孟子的孟,不是梦幻的梦。”

  电话中,她热情却又认真地对我说。

  是的,在近期的新闻报道中,她的名字大多被写成肖思梦。采访之前,我曾想,这应该是一位清纯、漂亮且浪漫的女孩子。

  3月上旬,由于她仍然在武汉市第七医院病房做护理工作,我只能通过视频和电话联系。视频中的她正蜗居轮休,戴着一顶可爱的小红帽,的确清纯且漂亮,但谈到疫情,谈到工作,她马上收起浪漫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并摘下帽子,露出白亮亮的光头。提及自己的名字,她也格外较真。

  “我的孟,是孟子的孟。”

  “我当然也有梦,但每一个梦,最需要的是脚踏实地……”

  

  肖思孟的生命,有着别样的沉重。

  她,是一个遗腹子!

  1994年10月,她出生于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县一个名叫拉马沟的小山村,乳名梦梦。此前一个月,她的父亲遭遇车祸,不幸去世。

  第二年,母亲抱着小梦梦,改嫁到邻镇的拉拉岭村。继父纪友义,是一位家境贫困的民办教师,兄弟五人,多半光棍且残疾,所以年过三十,尚未婚配。

  办理妻子户籍时,好友向纪友义耳语:要让女孩改姓纪。

  可是,这个朴实、善良的汉子啊,不仅没有这样做,而且还时常送她回拉马沟村,看望肖家的爷爷奶奶。是啊,儿子去世了,孙女就是两位老人唯一的精神寄托呢。

  看着女孩健康,看着妻子病弱,想着家境赤贫,本来可以拥有自己亲生孩子的纪友义,便主动提出,不再生育,全心全力养育小梦梦。这个特殊家庭,虽然异常贫寒,却从来不缺少恩爱和温暖。

  到了上学年龄,长辈和邻居们再一次郑重劝说纪友义,一定要给小梦梦改姓。他们说,这个孩子与你没有血缘关系,又与肖家亲密,如果再不随你姓,长大后肯定会远走高飞,谁为你养老?但这个固执的民办教师,仍然不改初衷。不仅如此,他还为她取了一个有特殊寓意的名字,肖思孟。

  纪友义抚摸着女儿的头,深情地说:“肖,是你亲生父亲的姓。他虽然去世了,但你要永远感恩父亲。梦,虽然美妙,但总是飘忽。咱家穷,将来你要扎扎实实地做事。所以,我把梦改为孟。这是孟子的孟,孟子与孔子齐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

  母亲身体欠佳,因此小思孟从幼儿园到初中,由继父一手带大。虽然纪友义待小思孟如同己出,却从不溺爱,不仅学习上严加教导,为人处世上更是时时叮嘱——要学会吃亏、先人后己,要有责任心,更要有爱心。

  在父亲的宠爱和教诲里,小思孟出落成了一个纯朴善良、温柔体贴的大姑娘。

  2013年高中毕业,肖思孟考取河北中医学院,护理专业。2016年大学毕业后,她以优异成绩,考入河北省中医院,成为该院呼吸二科的一名护士。

  母亲患有高血压、颈椎病和腰椎间盘突出等慢性疾病,需要长年服药。父亲虽已转为国办教师,但年近花甲,由于多年劳累过度,已切除胆囊,还患有胃糜烂、鼻炎、便秘等病症,近日,又做了喉异物切除手术。而且,父母还供养着两个光棍兄弟,其中一位残疾。生活的重担,像山一样压在这个小家庭身上。懂事的肖思孟参加工作后,总是将自己的大部分收入,寄给父母,补贴家用。

  同时,她还以护士的专业和细心,为父母详细制订康复计划。所有的用药,都是她精心选配。不仅如此,父母的通信费、家里的水电煤气费,等等,所有可以通过手机远程缴纳的费用,全部由她包揽。纪家的爷爷奶奶都去世了,只剩下肖家奶奶,她也时常买衣寄物,嘘寒问暖。

  每天,她都会给父母发去许多微信图片,汇报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上学的时候,她喜欢三毛、琼瑶小说和一些消遣类杂志,可参加工作之后,她的业余阅读逐渐向文学、历史方面靠近,尤其喜欢唐诗、宋词等古典文学和传统文化。

  有一次,她给父亲打去电话,首先吟诵了一段:“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而后,询问作者何人。

  父亲不明就里。

  她接着诵读:“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再问语出于谁?

  父亲一时想不起来。

  “爸爸呀,您怎么把咱俩的根本都忘记了?”

  “怎么回事?”父亲一头雾水,大惊失色。

  “这是孟子的名言。而且,您的名字,也来自于他老人家啊。”

  “哈哈哈……”纪友义恍然大悟。

  渐渐地,这个善良可人的小姑娘,已经成了家中的顶梁柱和主心骨!

  二

  2020年春节快到了,父母早早动手,鸡鸭鱼肉、蒸烤囟煮。

  纪友义和妻子每天念叨啊,女儿哪天放假,哪天回家。从石家庄到秦皇岛,高铁票245元,太贵了,女儿从来不坐,而是乘坐81元车票的普通列车,但那需要行走八九个小时。今年,父母反复催促女儿,一定要坐高铁回家。他们心急啊,他们已经大半年没有见到女儿了。

  肖思孟早就预订了高铁票,并为爸爸妈妈和家人都准备了礼物。她还专门来到美发店,打理头发。

  是啊,她刚刚26岁,正是爱美的年龄、恋爱的季节。她特意蓄养了几年的披肩发里,藏着内心深处甜蜜的期盼呢——等到当新娘的那一天,盘一个最漂亮的发型。

  发梢轻烫微卷,空气刘海——她对自己的新发型十分满意,于是随手一张自拍,第一时间发送父母。

  看着照片中娇美的女儿,父母的心底,甜蜜蜜。

  然而,就在肖思孟起程回家的前一天,本来春节值班的同事因家中急事,不得不离开,单位里人手骤然紧张。看到这种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