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闽文库》编纂过程:遍尝文脉传承的甘与苦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八闽文库》编纂过程:遍尝文脉传承的甘与苦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八闽文库》编纂过程:遍尝文脉传承的甘与苦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3-23 02:2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长镜头】  

  光明日报记者 高建进

  为了让存世稀少、流布不广的文献得以化身千百并为学人所用,《八闽文库》的编纂过程充满艰辛与挑战。

  《福建文献集成》是组成《八闽文库》三个部分之一,目前已经出版的是初编200册。几年来,编纂团队遍尝文脉传承的甘与苦,有若干文献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收录时的失落沮丧,也有搜访文献时意外发现的高光时刻。

  编纂团队成员宋一明、连天雄到上海图书馆去查访孤本、明末莆田人郑郊《史统》的底本时,注意到上海图书馆所藏的明末大儒、漳浦人黄道周《黄石斋集》清抄本似乎有些特别,经过仔细阅读近人钟泰所作跋文,得知这种清佳山堂抄本比通行的道光间陈寿祺编刻本《黄漳浦集》多200多篇文字,更接近黄氏著述的原貌,而以往的研究与整理对该本极少涉及。

  这种遇见孤罕秘本时感受到的惊喜,同样还来源于把流散在不同地方的古籍残本奇迹般合璧。

  南宋莆田人刘克庄有《后村诗话》十四卷,国家图书馆藏有明抄本一种,是存世最早的单行本,可惜仅有前八卷。经查,宁波天一阁博物院也有一种不全的明抄本。由于预感这两种抄本可能是同一部书,宋一明当即向天一阁博物院核实。天一阁博物院副研究馆员李开升不仅很快给予“这就是同一个本子”的答复,也考证出两个抄本曲折的递藏源流:晚清时自天一阁散出,民国间又分别经藏书家莫伯骥、朱鼎煦收藏,后又分别进入两处公藏。在国家图书馆、天一阁博物院的支持下,流散两处上百年的明抄本《后村诗话》,首次在《福建文献集成》中得以延津剑合。

  近代以来,古籍渐渐集于公藏,并得到较好的保护。然而民间仍有一些珍稀的古籍,其保护状况不容乐观。明末永泰人黄文焕,将研读杜甫诗作的心得,撰为《杜诗掣碧》。这部书不见藏于公藏机构,各种杜诗专题书目虽曾著录,但多取自前代艺文志,都未见到原书。连天雄偶然自永泰黄氏后人处得知该书还有抄本尚存天壤间,几经周折获得书影,随后请杜诗专家、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宋开玉进行鉴定。宋开玉认真研究这部珍贵抄本之后,认为此书以说明杜诗诗法妙旨为主,是明代重要的杜集评注本,对于理解清代影响颇大的顾宸撰《辟疆园杜诗注解》的成书也有重要意义,堪称近年杜诗文献的重要发现。

  这种偶然的故事,在《福建文献集成》的编纂过程中还有很多,但看似不经意间的“偶然”,都离不开编纂团队一直秉持的“文献意识”“精品意识”。注重文献的保存与文脉的传承,也正体现出《八闽文库》编纂的意义所在。

  书比人寿,人莫负书。在《八闽文库》的编纂团队看来,搜集、整理历史文献,使其继替流传,是每一代人责无旁贷的事,而中华传统文化的精神气脉,正在文献搜集、整理的过程之中得以弘扬。

  《光明日报》( 2021年03月23日 07版)

[ 责编:孙宗鹤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