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建亭记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5-07 03:0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傅 菲(散文家、乡村研究者)

  这是一个普通村庄自发建亭过程的实录,或可看作一次乡村公益事业的实验样本。

  ——题记

  辛丑年正月初二,旭华在枫林村老家宴请乡贤瑞忠兄,茶热酒酣之际,向与座乡亲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庚子年在八步岭建了太平亭,但水库边的山道坡度太大,70多岁的老人登不上去,在水坝底的大坞门建一个亭子更方便老人。与座乡亲说,每天去大坞门散步和干活的人不少于200人,其中至少有20余个老人,太需要建一个亭子了。

  瑞忠在南昌工作30余年,每年过年回枫林陪父母,看望乡邻。他问旭华:建一个亭子需要多少钱?

  旭华说,我去勘查了八次,亭子建在大坞门,需要开山40平方米,垫土平地140平方米,预计地面部分花费3.5万元、石亭子花费4万元、种植绿树花费0.5万元,有8万块钱就可以初步完工。

  瑞忠说:我出资50%,后续有困难,我也解决。

  茶后,旭华打电话给村支部书记庆东,说,你没有特殊的事情,我们去一下大坞门。庆东说,你找我,肯定有好事。

建亭记

  插图:郭红松

  大坞门在枫林水库坝底之下,是两条溪涧汇流之处。溪涧淙淙,徜徉四华里注入饶北河。这是郑坊盆地最深的一条山谷,山谷植被茂盛,松树、杉树、油茶树、板栗树等树蓬勃而起。大坞门之上是水库,库尾有平坦山道深入八步岭,过了八步岭便是太平山。赣东的石人乡、郑坊镇、华坛山镇、望仙乡、临湖镇、樟村镇、绕二镇等四乡八邻,平常时日爱去太平山,拜庙、采山茶、看山花、掰野笋、挖草药。枫林村对岸的洲村人,骑上电瓶车,来溪涧打山水回去喝。溪涧水好,可以直饮,无污染。打水的人见了枫林人,会露出羡慕的笑容,说:枫林人真有福,天天喝甘泉。进山谷的人,虽说不上络绎不绝,但也可说纷至沓来。尤其在春季,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成群结队看野花。

  山中有小气候,雨说来便来了。人跑得再快,也没雨来得快。山道中途有一个内凹的石岩洞,不足10平方米,躲雨的人便挤在洞里。洞门藤萝滴滴答答撒下雨滴,淋得人人半身湿。老人爱去山谷散步,路是水泥路,无车辆,鸟语不绝于耳,但出门得看天气预报,防着雨。

  村里人便想,在山中有一个亭子多好,躲雨歇脚。想了几十年,但仅仅是想。

  己亥年正月,中篷自然村三个中年人酒后闲聊,想抬板桥灯。板桥灯是赣东传统灯会。当晚倡议,翌日便筹集了7万余元。余家自然村、全家自然村、官葬山自然村也相跟着发出倡议。93岁老人胜利老伯激动,说,枫林村已有78年没有抬过板桥灯了,太平盛世了,板桥灯可以游街了。板桥灯虽是乡村文娱活动,但让村人自豪。

  庚子春,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村里有急功好义者倡议,在八步岭建一个石亭子,名太平亭,既造了风景,又可供人休息。倡议得到村人支持,于庚子秋完工。

  在大坞门,旭华和庆东再次勘查了地形。这个地形朝南,两边山垄如金蛇盘踞,双溪如玉带,郑坊盆地尽收眼底,是整条山谷最适合建亭子的地方。庆东说,我们村子叫枫林村,亭子取名得带个“枫”字。

  那就叫丹枫亭。旭华说。

  这块地是曹家老四的,用地还得征求他意见。庆东说。

  在返回路上,正好碰见曹家老四放羊。旭华说,老四哥,想在大坞门建一个石亭子,需要用到你家山地,大概40平方米,需要你支持。

  建亭子是好事,全村人享用,需要用多少地,我都舍得。曹家老四说。

  翌日,即正月初三,瑞忠摆午宴,请中篷自然村人吃饭,满满六桌。旭华说:我早上六点半就去了大坞门,那是个好地方,我们小时候砍柴,都在那块石头上歇脚,喝溪水,水哺育了枫林人。兄长常年在外,有所不知,兄和干萌兄是村里的第一批大学生,对我及我辈,乃至下一代人的激励非常之大,枫林人读书舍得吃苦,我们村考取二本以上人数已连续8年在全县行政村,以人口比计,排名第一。

  枫林村没有任何矿产和产业资源,唯有读书才是我们的出路,年轻人考取大学越多,我们村越兴旺。瑞忠说。

  我们建亭子,就是积累村文化,激励孩子读书,激发年轻人干事业。旭华说。

  回报乡梓,我们在外生活的人是必须的。瑞忠说。

  干萌特意从市里赶来,他从事教育投资20年,心热情厚,他说:修路铺桥,是最好的事,我积极参加。午宴,大厅里的人都在谈论建亭子的事。

  晚上,庆东问旭华:建石亭子还需具体实施的人,哪些人适合?

  旭华说:你爸是退休老师,热心公益,为人正直,适合;易河是退休老师,心细,适合管钱;远十对全村人头熟,适合物色施工人员;义贞老哥是村民组长,由他管账目,适合。我们定一下原则,这四个实施人都是义工,无工资无补贴;实施完工后,筹集的资金和每一笔支出必须张榜公布,支出项由当事人签字,给村民一本明白账。

  正月初四,开山平地。

  元宵节,旭华回枫林,见山皮已被挖开,堆了一摊乱石。远十说,这块地还有一部分是光耀叔的,挖开了才知道,还好,他老人家很支持。

  旭华说,在碑上,要刻上两个捐地人的名字,出过力出过钱出过地的人,都要刻上,这是对他们的感谢,也是对后人的交代。

  2月23日,旭华拟写了一副对联:“忠信行盛世世间干功业,瑞雪现灵山山河萌福泽。”旭华给天津的汪先生写信,说,乡贤和村民捐资建山中石亭,恳求您写一幅字,刻在石门柱,以记功德,激励村人。

  汪先生是文化名人,个人修养、业绩、品德,皆为人所敬仰。旭华冒昧写信,心中忐忑。汪先生很快回信,说:下周寄出。

  3月8日,旭华收到汪先生墨宝,他欣喜得连夜赶回枫林。远十拍了墨宝照片,发到村里的微信群。干萌发来微信,说:已看过书法之对联传图,心头一热。后续需要资金,随时告知。为家乡做事,我非常乐意。

  旭华去看工地,挡土墙都建上来了。挡土墙由片石砌上来,有5米高,很有古朴雄壮之美。旭华在大坞门站了半个来小时,天下起了毛毛雨。旭华对在场地监工的易河老师说:清明节能把亭子竖起来就好,清明返乡的人就可以来看看了。

  3月23日,在深圳发展多年的其发回乡,旭华请他吃饭,约了在市区创业的枫林人金炉、英华陪他。席间又谈论起建亭子的事。其发说,干这么好的事,我一定要参与。

  3月27日,亭子台面完工。庆东,旭华,四个理事人,在村委会开碰头会。易河老师通报账目,说,平地面和铺台面花岗岩合计花费3.0737万元,石亭子造价4.18万元,预计竖亭子所需人工、吊机等费用1.6万元,台阶造价0.3万元,种植绿化树10棵;在县城工作的水金和文科及村民自发捐资1.4万元,加上瑞忠和干萌两位支持,按总造价9万元计,资金没什么缺口了。

  征波很热心,临去金华做生意还说,庆东书记捐资多少他就捐资多少。易河老师说。

  你,我,金炉,征波,各捐0.3万元,其发稍多一些。你们看看这样可以吧。庆东对旭华说。

  好,现在就把钱到账,建亭子余下的钱,我们在茅坞门栽几十棵乔木,茅坞门是个水口,没有树就太空了。旭华说。

  这次先栽茅坞门水口,以栽枫香树为主。枫林村没有高大枫树不行,多栽枫树也是村民的愿望。庆东说。

  旭华说,具体栽种哪些树,我请林业部门专家拟定个方案,我们不但要栽树,还要推动封山育林,保护水源地。旭华当即拟了《枫林村封山育林村民公约》给村委会。庆东说,村民理事会通过后,立即实施。

  清明,雨水绵绵。早上七点,石亭子运到了大坞门。从清水乡请来的吊车师傅,很羡慕地对易河老师说:我回了村,也要建一个亭子,为后人积福。

  返乡人扫了墓,去大坞门给师傅搭把手。昌荣参观了丹枫亭之后,坐在义兴饭桌上,很感慨地说:村里下一次做这样的公益,要通知我,我要出一份力,我全家的年轻人都不能缺席。

  进山的人入了山谷,便可见丹枫亭,甚是巍峨雄伟,如一匹白马昂首在山壁下,庭前两棵红枫招展。站在丹枫亭,可俯视整条山谷,郑坊盆地如花盘供在眼前。两边的山峦舒缓起伏,溪涧飘忽于斑斓山色之间。

  《光明日报》( 2021年05月07日 14版)

[ 责编:李方舟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