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自编自演、自欺欺人的“假法庭”闹剧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一场自编自演、自欺欺人的“假法庭”闹剧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一场自编自演、自欺欺人的“假法庭”闹剧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9-23 05:3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贾春阳(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

  近日,由“世维会”策划并资助成立的所谓“维吾尔法庭”举行第二次“听证会”,“世维会”相关头目、部分涉疆问题“专家”及所谓“事实证人”登场,就新疆根本不存在的所谓“种族灭绝”进行“听证”。然而,这个所谓的“独立法庭”并非真正的法庭,而是披着法庭外衣的“假法庭”,其出笼和相关活动只能是一场反华势力自编自演、自欺欺人的闹剧。

  首先,“维吾尔法庭”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刑事司法惯例,完全是假借法庭之名的“假法庭”。“世维会”及“维吾尔法庭”给中国炮制的主要罪名是“种族灭绝罪”。然而,根据《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及相关国际法、国际惯例,“种族灭绝罪”的认定需要经过权威、严格的法律程序。依照上述《公约》,“种族灭绝”案件要么由行为发生地国家的主管法院管辖,要么由缔约国接受其管辖权的国际刑事法庭审理。在国际层面,只有国际法院和国际刑事法院,或经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成立的特别法庭,才有权处理“种族灭绝罪”。除此以外,任何国家、组织或个人都没有资格和权力随意认定别国犯有“种族灭绝罪”。依照《国际法院规约》,只有国家才有权向国际法院提交诉讼,国际法院只能处理国与国之间的案件。非国家行为体如就“种族灭绝罪”问题提起诉讼,只能向国际刑事法院提起诉讼。依照《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国际刑事法院只对其成员国的公民或组织有管辖权。中国不是国际刑事法院签署国,因此国际刑事法院无权对中国进行审判。2020年12月,国际刑事法院也据此驳回了“东突”组织同年7月针对中国发起的诉讼请求。

  通过正规途径无法对中国发起滥诉,只能选择歪门邪道。由英国律师杰弗里·尼斯一手组建的“维吾尔法庭”,其想法源于“世维会”头目多里坤·艾沙2020年6月的请求,而多里坤·艾沙则是中国政府正式认定的“东突”恐怖分子之一。该“法庭”的经费,虽美其名曰“众筹”,实则绝大部分来自“世维会”。也就是说,“维吾尔法庭”是应恐怖分子的要求而建立的,反映的是恐怖分子的需求和主张。从法理上讲,该“法庭”既没有任何国际法或国际刑事司法惯例可以作为成立依据,也没有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可以说完全是一个打着法庭名义的“假法庭”或“野法庭”。既然是“假法庭”,那么显然也就无权搞什么“听证会”,更无权就相关问题进行日后的所谓裁决。

  其次,“维吾尔法庭”的证人及证词充满谎言和谬误,根本无法让人信服。这些所谓证人,要么是“东突”组织成员,要么是一味反华的伪专家,要么是花钱雇佣的临时演员。这些人或缺乏诚信,或缺乏学术严谨性,其证词充满谎言和谬误。先后两次参加该“法庭”“听证会”的德国人郑国恩,自诩为“新疆问题专家”,但自2007年短暂赴新疆旅游后,再未去过新疆,其涉疆“研究成果”也被证明“满口谎言、做假研究、造假数据”。郑国恩在一份报告中妄称“有90万至180万人在新疆被系统拘留”,但依照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的调查,这个数据是反华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仅凭对8个人的采访和粗略估算得出的结论。该“法庭”证人沙依拉古丽·沙吾提巴依,一度宣称自己曾在教培中心任教,后改口称自己被关押在教培中心“遭受酷刑和医学实验”,“被迫吃猪肉”。然而,沙依拉古丽从未进过教培中心学习,也从未在教培中心工作过。事实上,沙依拉古丽不仅作风败坏,还涉嫌贷款诈骗,在国内待不下去才出逃境外,然后成为“东突”组织雇佣的“证人”。该“法庭”所搜寻的其他“证人”,也是谎话连篇,被一一揭穿。

  对此,英国人权律师、仲裁专家格雷厄姆·佩里表示,“维吾尔法庭”声称只“审查证据”,企图以所谓“种族灭绝”“强迫劳动”“强迫绝育”的罪名将中国定罪,然而所审查的证据只依赖于那些在西方过着舒适生活的人(“东突”分子)的所谓“证词”,“当你查看他们的文件,并分析所谓‘证据’之间的联系时,就会发现这些证据真的很苍白。”即便是“法庭”的创立者杰弗里·尼斯,虽然明面上是“知名律师”,但据澳大利亚媒体透露,尼斯本人实际是一名资深的英国特工,其主要任务就是针对英美的地缘政治目标制造虚假指控。这样的“法庭”及其所谓“证人”“证词”,怎么可能取信于人?

  最后,“维吾尔法庭”所作有罪推定严重违背事实,完全是指鹿为马。从“维吾尔法庭”的成立背景、人员构成、资金来源、幕后推手及两次“听证会”情况可以想象,其拟于12月作出的“判决”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然而,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谎言。无论是从法律还是事实角度讲,中国政府的治疆政策根本与所谓“种族灭绝罪”或“反人类罪”不沾边。就法律层面而言,中国的《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等对中国各民族的法律地位、民族关系、各方面权益等均作出了明确规定,根本不存在任何针对少数民族实施所谓“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的空间。从事实层面看,大量事实和数据表明,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各民族特别是少数民族不仅人口数量稳步增长,而且在政治权利、教育权利、文化权利、宗教权利、经济发展等诸多方面都得到了大力保障和稳步发展。仅以新疆境内少数民族的人口数量为例,依照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从2010年到2020年,新疆少数民族人口从1306.71万人增至1493.22万人,增长14.27%;维吾尔族人口从1000.13万人增至1162.43万人,增长16.23%。更重要的是,新疆少数民族人口数量的稳步增长和各项权利的发展,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政府长期以来对少数民族的特殊照顾和扶持政策。显然,在这种政策扶持下,新疆少数民族获得了全面发展,哪里存在什么“种族灭绝”?

  显然,新疆根本不存在什么“种族灭绝”,新疆各族人民不需要这样的“假法庭”来对自己的美好生活进行污名化。事实上,“世维会”等“东突”势力及西方反华势力之所以执意拼凑这样的“假法庭”,其初衷根本不是关心新疆少数民族的人权和发展状况,也不是要对新疆存在的事实进行挖掘和辨别,因为他们根本不关心新疆各族人民的人权和发展状况。他们拼凑“假法庭”的目的,是假法律之名行歪曲污蔑之实,用看似符合法律和道义的方式,来抹黑中国政府及中国政府的治疆政策。可以预见,这个“假法庭”定会得到其幕后的西方反华势力的“认可”,西方反华势力定会以此为由,对中国发起新一轮的舆论攻击、外交围堵甚至政经制裁,以实现其乱疆反华的企图。

  然而,“假法庭”始终是假法庭。无论“东突”及西方反华势力如何粉饰、如何造势,都改变不了其既无法理依据,也无法律效力的事实。即便“维吾尔法庭”最终做出了预先设定的“判决”结果,也注定只是少数人的自欺欺人。无论是“维吾尔法庭”及其成员本身,还是这个“法庭”搞的所谓“听证会”甚至“判决”,不仅不会得到新疆各族人民特别是少数民族的认可,反而会激发他们对“东突”及西方反华势力的反感和警惕,激发他们的爱党爱国爱疆情怀,让他们更加珍惜新疆今天的和平稳定、团结和谐及美好生活。

  同时,无论西方反华势力如何鼓噪、如何粉饰,这个“假法庭”的所作所为也注定无法得到世界大多数国家的认可。毕竟,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西方媒体虽然掌控着国际舆论主导权,拥有渠道多、嗓门大及语言的优势,可以毫无底线地包装这个“假法庭”,但谎言只能猖獗一时,却永远无法战胜事实和真理。近来,国际社会关于涉疆问题的客观理性声音越来越多,表明公道自在人心,造谣中伤根本无法蒙蔽世人的眼睛。

  自编自演、自欺欺人的“假法庭”,还是趁早散伙吧。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23日 12版)

[ 责编:王丽媛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