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难写是精神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丹青难写是精神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丹青难写是精神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10-27 05: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袁新文(人民日报文艺部主任)

  在我们的文化视野中,“英模”是常见的艺术形象。心怀国之大者,肩负时代重任,挺起民族脊梁,英雄模范代表着时代的风貌,具有独特的精神魅力。书写英模、礼赞英模、致敬英模,成为文艺创作的重要使命和恒久主题。多年来,一批英模题材影视作品被打造成精品力作,一批英模人物被塑造成鲜活的艺术形象。当下,观众对于同类题材影视创作,有了更加多元的需求和更高的期待。英模题材影视作品,怎样创新艺术理念和审美表达,才能带给观众别样的惊喜、产生不同凡响?

  讲述首批8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的真实故事,运用“国家叙事、时代表达”的艺术手法,诠释他们忠诚、执着、朴实的人生品格,讴歌他们献身祖国人民的崇高境界。电视剧《功勋》近期热播,引人瞩目。同样把镜头对准英模,赢得良好口碑的同时,自然也引发观众的热议和思考。本剧在构建艺术时空、塑造英模形象、探索审美表达等方面,具有鲜明特色,带给我们有益的启示。

  一是在故事讲述中礼赞“闪亮坐标”的精神高度。英雄模范被誉为“民族最闪亮的坐标”。李延年、于敏、张富清、黄旭华、申纪兰、孙家栋、屠呦呦、袁隆平,8位“共和国勋章”获得者,正是英雄模范的杰出代表。他们或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舍生忘死、浴血奋战,或在科技强国的征程上攀登跋涉、百折不挠;他们或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繁荣富强隐姓埋名数十载,或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幸福安康奋斗拼搏大半生……电视剧《功勋》动情讲述的,正是8位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着力呈现的,正是中华民族“闪亮坐标”的精神高度。

  英雄的故事永不落幕。七十多年前抗美援朝战场上的许多故事,至今仍震撼着人们的心灵。346.6高地的血与火、生与死,考验着七连的每一个人。作为连指导员的李延年,在处理小安东逃跑、带领小分队锄奸、与战友们誓死坚守高地等故事中,不仅表现出能文能武、智勇双全的形象特征,更彰显其英雄主义精神和爱国主义情怀。故事是戏剧的审美载体。在《功勋》各个单元中,精彩的故事俯拾即是,不仅增强了剧集的观赏效果,而且对“闪亮坐标”的崇高品格进行了深情礼赞。

  二是在时代背景下探寻功勋人物的精神支点。为英模立传,为英雄画像,《功勋》采取了多种叙事方式,细致入微地描绘功勋人物的人生华章。但剧集并未停留在故事层面,而是将每个人置于时代背景下,通过精彩的情节建构,将笔触深入到人物的心灵世界,去探寻英雄模范的心路历程和精神支点。

  每一位功勋人物都有其时代背景,都肩负时代责任和使命,都与时代相向而行。在时代大潮中,他们看似是一朵朵浪花,但都在时代的辉映下,发出夺目光彩。《功勋》多个单元以重大历史事件为背景,将人物置于时代环境中,将个人命运与时代发展、国家前途紧紧相连。

  于敏服从组织安排、义无反顾地投入到氢弹的研制绝非偶然,而是源于他对国家深沉的爱。“氢弹就是底气,国家存亡的事,必须干。”一句看似平常的话,表达的是他发自肺腑的心声和一诺无悔的誓言。袁隆平毕生研究杂交水稻,绝非一般意义上的职业选择,而是源于一种责任和使命:“我感觉到一种使命,如孤筏重洋,像电光石火。”有人问,梦能变成真的吗?他回答:“能,只要你想。为了它,我用尽一生的勇气和力气追寻。”同样,黄旭华、孙家栋、屠呦呦献身科技、矢志不移,也都不仅仅是因为个人的兴趣爱好,更不是为了名利、荣誉、地位,而是源自他们内心深处的爱国情怀。通过这些令人难忘的情节和台词,《功勋》以独特的艺术匠心,探寻了英模的思想原点和精神支点。

  三是在人间烟火里雕琢可敬可爱的艺术形象。真正的现实主义剧作,必然会把戏剧舞台搭建在真切的现实生活里,搭建在真实的社会关系中。一部优秀电视剧,必然会在烟火气和接地气方面下足功夫,在交织的人物关系中增加戏剧冲突、增强艺术张力。这也是本剧引起观众共情和共鸣的艺术之道。

  年轻的申纪兰之所以倡导并推动男女同工同酬,缘于她嫁到西沟村以后的火热生活。她结婚当天就送丈夫上战场,手把手地教西沟村的妇女们纺棉花,带领姐妹们开展劳动竞赛,在充满烟火气的生活里提高妇女地位,倡导男女平等……这些,都为塑造真实可感的英模形象夯实了地基。

  不论是投身科研、献身国家的科学家,还是公而忘私、默默奉献的老战士,都不是生活在真空里,他们都有着丰富的情感,有对亲人的愧疚,有忠孝不能两全的喟叹。在妻子玉芹生孩子的时候,于敏不在身边。玉芹只得先安排好女儿,独自一人拿着行李去医院待产。这或许是妻子的无奈,更是丈夫于敏的遗憾。自从来到偏远的湖北来凤县工作,张富清就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直到耄耋之年,他躺在病床上,还念念不忘在梦里和母亲相见。屠呦呦在生活中丢三落四,一次次忘记带家门钥匙,忘记接幼儿园的女儿,却从丈夫的生活经验里获得科研的灵感……这些富有人情味、充满烟火气的情节,使人物的性格更加立体饱满。从个人情感,到家国情怀,审美视角向深处注目,戏剧表现向宽处延展,从而形成本剧独特的艺术风格。

  值得称道的是,《功勋》还通过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融合,通过大量可触可感的细节,把现实中的英模人物塑造成可亲可近的艺术形象,对英雄主义和爱国主义精神进行生动诠释和深情颂扬。同时,作为一部单元剧,每六集一个单元,每单元讲述一位功勋人物。通过高度艺术浓缩,每一个单元、每一个人物,既相当于一部电影的体量,也确实具有电影的质感和美感。这也是一部电视剧艺术匠心的突出体现。

  《光明日报》( 2021年10月27日 15版)

[ 责编:王丽媛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