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河西岸的追梦人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永定河西岸的追梦人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永定河西岸的追梦人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2-01-12 03:36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书香一品】

  作者:王世尧

  马淑琴的诗集《母亲是一条河》,共63首诗,洋洋4000行,以五组分列命题。永定河发源于300万年前,它千回百转,蜿蜒汇聚,成为北京五大水系之最,它是天造地设的摇篮,也是风情万种的母亲河。

  马淑琴是枕着永定河的涛声长大的,碧波洗亮了她的双眼。父亲驭船的背影,给了她生命的底色。若干年后,她写出这样的诗句:“情丝在逆风中长出翅膀/心绪如云凌空飞翔/用今天的早霞/去迎昨天的落日吧/一路蜿蜒/怀揣不断升腾的渴望/潜入300万年跌宕的时光……”这不仅是“一朵浪花的回眸”,而且是她对故乡情浓意切的回望。不难看出,马淑琴质朴的心,像悬空寺上空洁白的云朵,轻盈灵动。无论是画境清美、造像奇颖的《应县木塔》《潜伏的河流》《太行山壶关大峡谷》,还是情趣卓然、意态亘古的《黄帝城遗址》《开阳古堡》,都妙句迭出,充满质感。《打树花》更是气象峥嵘:“打树花的汉子呵/用灵魂迸发的光焰/泼出比一首诗的词根/更加坚韧的风景/从燕赵雄风的古韵里/泼出一幅又一幅/缤纷的/壮怀激烈……”

  京西的日精月华形成了马淑琴的诗性,清奇的自然景观映照在她柔软的内心。她对永定河的古老文化有着寻根式的思考,字里行间杜绝描摹,一切立象造境力求自然。在“山峡畅想”的第一首诗中她这样写:“火炬树的火/与晚霞一起燃烧/一座大坝在神祇中耸起/让一条河的千秋梦幻/在高峡平湖的浩渺烟波中/幻化成诗的篇章/储存起原始的野性和狂放/疏解深重的苦难与疼痛/把一条峡谷的悲怆/唱成一首山水相依的情歌……”马淑琴彻底超越了女性婉约清隽的诗风范畴,如《旷古图腾》《举人村》《樱桃,我山村的姐妹》《神泉峡和卖炭翁的神话》等。这些诗不仅写得气脉空灵,意境宏远,笔势雄浑,更以生动简约的喧叙,再现了京西古意盎然的历史画卷,诗化地咏叹着永定河流域的亘古风情。

  路易丝·格丽克说:“吸引我的是省略,是未说出的,是暗示,是意味深长,是有意的沉默。”路易丝·格丽克阐述了诗歌的含蓄魅力,如同一幅画有合理的留白,是留给读者的思维空间,这个空间大到一个时代、一个世界。如此,诗的语言将派生强大而富有弹性的力量。马淑琴的诗集中“母亲情思”与“山河如梦”这两个部分用语言的色彩、造像的影调、寓意的线条,结构出诗的三度空间,再现了不同时代的永定河流域。《冲积扇的产床》《母亲河边的小男孩》《妙峰金顶的圣光》《又见青纱帐》《中秋,故乡的祖国》《听一条河涛声依旧》等,这些诗不仅含情量高,而且节奏感、空间感铿锵入韵,比兴周致,恰似行云流水。正像作者自己所言:“从群峰壁立的粗犷中/提炼一首诗的轻盈。”

  掩卷《母亲是一条河》,感慨之余,想到中国诗坛的现状,文化与价值观的移位,让自恋与虚无主义泛滥,诗的语言失去唯美的语境,散文化口水化争先效颦。尊崇现实主义创作的马淑琴,可否独善其身?在我们的多次对话中得知,她人到中年后方以《放歌京西》《不朽的风景》《炊烟扶摇》《山月》《马淑琴诗选》融入诗坛。她起点高,有过成就,有过败笔,有过徘徊与精神困境,但她更有着对诗歌的神圣与美的坚守。在不间断的创作中,她不断奋不顾身地自我修正,完成自我救赎,抵达自我超越。

  马淑琴是永定河西岸的追梦人。她的乡恋,是赤子的无疆之爱;她的痴情,升腾了妙峰山的霞霭;她的诗句,萦绕于京西的芳草翠涧,温暖着古老的村庄街巷;她的内心,是京西的那片蓝天,倒映于永定河,散发着诗性的光与热。

  《光明日报》( 2022年01月12日 16版)

[ 责编:徐皓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