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之乱,美国难辞其咎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中东之乱,美国难辞其咎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中东之乱,美国难辞其咎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7-03 06:2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唐志超(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政治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进入21世纪第二个10年以来,美国在中东地区开始执行战略收缩的政策,从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地撤军是主要标志。曾经,小布什政府在“9·11”事件后发誓要通过改造中东以彻底根除恐怖主义,悍然发动两场战争,对中东实施所谓“民主改造”,希望达到“大乱达大治”的宏愿。可惜,美国打错了如意算盘。如今,在搞乱中东之后,美国人却想一走了之,放手中东不管了。

  对此,美国的地区盟友以及欧盟都很不满,批评美国置盟友的安全和利益于不顾,并纷纷开始自行其是,加强战略自主,使得美国自吹自擂的所谓“美国治下的中东和平”更显崩盘景象。

  其实,所谓“美国治下的中东和平”从来都只是一种一厢情愿。一方面,这种和平本就不存在,美军发动两场战争后的近20年时间里,中东地区的动荡与冲突从未停息过;另一方面,这种虚幻的“和平”表象是美国强加的,是以中东国家和人民的安危和发展为巨大代价的。事实上,二战以来中东的政治经济发展停滞不前,动荡与混乱持续,热点难点问题层出不穷,美国都在其中扮演了非常不光彩的关键性角色。

  二战期间,美国以一副“进步”面孔替代英法等国进入中东,但其真面目很快暴露。美国首先在中东的伊朗和土耳其开启对苏联的冷战,拼凑围堵苏联的军事联盟,在地区四处推行帝国主义干涉政策,企图破灭地区民族民主革命浪潮。1953年美国在伊朗策划发动政变,推翻民族主义的摩萨台政府。冷战结束后,美国企图建立美国主导的中东秩序,在地区大搞霸权主义,对地区反美国家采取军事威慑和遏制政策,同时积极兜售美西方的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

  “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更是以反恐为名,在地区发动反恐战争,推行“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支持“颜色革命”,以自由化、民主化和私有化为主要目标,企图将中东彻底西方化。可以说,半个多世纪以来,美国在中东推行的是赤裸裸的霸权主义政策,完全无视该地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长期以来,美国的中东政策给中东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严重破坏了地区稳定,撕裂了地区国家和民族间关系,加重了地区危机和矛盾冲突,阻碍了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更造成了地区生灵涂炭和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

  具体而言,美国在中东犯有“七重罪”。一是赤裸裸的侵略和军事干涉。比如,美国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联合英法军事干涉利比亚,军事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企图推翻叙利亚政府,军事干涉黎巴嫩等多个中东国家民族民主革命等。其中,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造成数百万人伤亡,使得两国山河破碎。此外,美国军事干涉也使得利比亚和叙利亚陷入长期动荡。

  二是美国采取“一边倒”的偏袒以色列政策,使得巴以问题这一涉及中东地区稳定的根本性、全局性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巴以问题是中东问题的核心,不仅导致五次大规模中东战争和无数次低烈度武装冲突,还对整个地区的安全、稳定和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中东很多热点问题都与巴以问题有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本来,巴以问题的解决原则和路径都很明确,不仅有明确的联合国相关决议,还有明确的方针原则和路线图,如“以土地换和平”“两国方案”等。不过,数十年来巴以问题不仅迟迟得不到解决,现在还出现了边缘化迹象,人们对巴以和平日益绝望。之所以如此,美国对以色列长期无原则的偏袒和支持是主要原因之一。据美国国会研究处统计,1946年至2020年间,美国向以色列提供军事和经济援助高达1462.45亿美元,以色列是全球接受美国援助最多的国家。最新一轮的巴以冲突再次充分暴露了美国对以色列的袒护。

  三是肆意采取胁迫外交和使用制裁手段。为维护美在地区利益,美国政府利用其政治、军事、经济、金融等优势地位,对地区国家,尤其是地区对手和敌对方采取各种胁迫手段,动辄实施制裁,迫使对方改变政策,顺从美国利益。从敌人到伙伴,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都不惜实施制裁。伊朗、伊拉克、利比亚、苏丹、叙利亚、也门等国长期被美制裁,伊朗更是被美国制裁了40余年,制裁导致这些国家经济发展停滞和倒退,民生挑战十分严峻。美国的地区盟友和伙伴如土耳其、沙特、埃及等国也经常因所谓民主人权问题遭美国制裁。最近,土耳其又因购买俄罗斯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而被美国威胁制裁。

  四是将自身政治制度和发展模式强加于人,大搞民主人权外交,推行“颜色革命”,动用各种手段更迭中东国家政权。20世纪80年代以来,西方逼迫中东国家搞新自由主义改革,造成地区经济不进反退,地区原有经济基础和优势被摧毁。在摧毁经济后,美国又在中东推行西方模式的民主化改造,成为催生“阿拉伯之春”的重要外部因素,引发新一轮中东大规模动荡,多国政权被更迭。

  五是出卖盟友和伙伴。在不同时期,美国出于不同目的在中东地区与多个国家和势力都曾结为盟友,或以金钱支持其搞动乱,或搞“代理人战争”,但很多所谓的美国盟友的结局往往是用完了就被美国踹开,土耳其、沙特阿拉伯乃至库尔德武装势力等都有过类似经历。美国这样始乱终弃,使得地区局势越发纷乱复杂,给解决地区问题制造了无穷无尽的障碍。

  六是重军事、轻发展,搞资源掠夺、竭泽而渔。高度军事化、干涉主义色彩浓厚,是美国中东政策的显著特点。高峰时期,美国在中东陈兵数十万,在海湾六国、土耳其、以色列和伊拉克等多个国家驻军、建有军事基地。与此同时,美国对地区发展并不热心,而更关注如何获取中东资源,特别是石油资源。美国陈兵海湾以及两次发动伊拉克战争,长期敌对伊朗,背后无疑都有争夺和控制石油资源的战略考虑。

  七是搞偏见、歧视和憎恨外交,尤其是大搞意识形态偏见。美国的中东政策毫不掩饰对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的歧视。在巴勒斯坦问题上,美国庇护以色列,歧视巴勒斯坦和阿拉伯国家。美国对阿拉伯-伊斯兰世界以及伊斯兰教怀有歧视和偏见,认为伊斯兰教与民主不相容;歧视穆斯林,限制穆斯林入境美国;甚至直接将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画上等号,大搞“伊斯兰恐惧症”。小布什对中东发动新的“十字军东征”,特朗普悍然颁布“禁穆令”等都令举世哗然。

  毫不夸张地说,中东今日之殇是美国一手酿成的。当下的美国从中东进行战略收缩并不奇怪,因其战略重点正从中东移至亚太,以应对其臆想的“最大的战略竞争对手”中国。至于这样的战略收缩对中东地区人民的未来影响如何,那显然不是美国想要考虑的问题。这是“美国优先”的政策使然,更是美国的霸权主义使然。

  《光明日报》( 2021年07月03日 10版)

[ 责编:张倩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