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观照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生命的观照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生命的观照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10-17 04:15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学人谈】 

生命的观照

——在医学插图创作中探索学科新融合

  作者:田忠利(中国美术家协会插图装帧艺术委员会主任)

  编者按

  从宋代李唐绘《灸艾图》到清代《顾绣觅药图》,从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到荷兰画家伦勃朗的《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艺术与医学在时代的更迭中始终交融共振。医学疗愈身体,艺术涤荡灵魂,两者不仅是人类社会中的两门重要学科,更是构筑人类幸福生活不可缺少的要素。

  近日,“2021媒介中的插图——全国首届医学插图展”在湖南省湘南学院美术馆拉开帷幕。这场以医学插图为媒介展开的艺术与医学的对话,不仅将丰富的医学知识与相关研究成果通过图像准确直观地呈现出来,同时还带给观者独特的视觉审美体验。本期“学人谈”约请中国美术家协会插图装帧艺术委员会主任田忠利来谈谈他对于艺术、医学两者相互融合的理解,并通过对展览中不同题材、不同类别的优秀作品的解读、赏析,呈现医学插图创作的多元面貌。

生命的观照

仁术有承 肖顺

  插图艺术,以其特有的文化性、艺术性,借助文本,以图传文,紧跟时代,贴近生活,为塑造中国形象,构筑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医学插图是插图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在创作中如何将插图独特的艺术表现形式与医学内容有机结合,探索中国现代医学插图创作的“新路子”,推动医学插图事业的发展,成为艺术创作者和医学研究者共同面临的时代课题。

  近年来,医学插图在国际医学领域可谓发展迅猛。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与医学科学的进步,医学插图作为一种融科学精神和艺术创造于一体的特殊插图种类,在医学教学、研究及宣传等活动中的应用愈加广泛,涉及的医学内容愈加丰富,表现形式愈加多样,也愈加受到人们的关注和喜爱。

生命的观照

复制 刘慧娟

  医学既是科学,又与艺术一样,是一门人学。“医学关注人的生命,偏重于研究人的生物性;艺术关注人的命运,偏重于探索人的社会性……它们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去完成同一使命,即造福人类,给人们带来美。”医学研究者肖青林所著《医学与艺术》一书中的描述,生动阐释了二者在观照生命的研究和创造中相辅相成,相互启发,相向而行。

  如果单从医学科学的角度看待医学插图,其最根本的特征应是科学性和准确性。具有科学意义的医学插图,尽管需要具备一定审美功能,但是其艺术表现只是作为一种客观再现的辅助手段,不能完全从艺术审美的立场出发,而忽略医学内容的科学性。这是严格的医学学理的必然要求。

生命的观照

微观世界:人体组织与细胞系列之髓索 李冰虹

  如果我们将医学插图作为一门独立的医学艺术,在创作理念方面侧重于站在医学的立场,认识医学,理解医学,观照生命,发现生命之美,就会使医学插图的创作成为艺术与医学有机结合的生动呈现。因而,在此基础上的医学插图就不应是一般的医学知识图示或图解,而是创作者以医学科学为依据,在构思和创绘过程中,结合基础医学学理和临床医学的基本理论知识,特别是对能激发起绘画艺术表现和艺术设计创意的医学文字资料和图像,进行整理、分析、归纳和总结,通过艺术的体验、感受、想象,深入其内,迹化其外,并运用恰当的艺术语言、形式和手段,将医学“语义”转化成富有生命活力与审美意趣的图像。这样的作品,既具备医学科学形象性的特征,又超越其表象,呈现出创作者感性思维与理性认知的高度统一,使医学研究与艺术创作相互启迪,共同升华。

生命的观照

从第一下心跳起,生命开始绽放 黄杰晖

  在近日举办的“全国首届医学插图展”中,展出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艺术家、医学研究者创作的200余件优秀医学插图作品,内容涉及病理学、人体解剖学、医学保健、医疗器材以及古今中外医学历史中的重要人物和重大事件等题材。参展作品风格多样,视角丰富,涵盖多种表现形式,展现出创作者们在构建形式美的过程中对生命的体察和人文关怀。其中,翟翠平的《光的疗愈》聚焦“光疗”疗法,在以理性而沉静的蓝色调构建的空间中,灯管发出的温暖之光不仅疗愈病痛,还能抚平疾病带来的心理创伤。荣池创作的《失眠》以具象写实手法,通过对叠置的床的造型刻画,构建起螺旋下沉的“旋涡”,传达出画家对于失眠焦虑的抽象体验。十二个用于不同人类疾病类型研究的实验鼠品系,在汪安澜、喻瑶的《人类疾病实验鼠模型》中一一呈现,让观者得以了解不同品系实验鼠的生理结构和形态特征。史学锋在创作《镜像——雷卡米埃夫人像》时,运用超现实主义表现手法,以人体骨骼解剖图置换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画家提香的油画中的人物形象,工笔画的创作手法营造出不同于油画原作的审美意趣。肱骨、尺骨、桡骨、腓骨……在作品《剖·四肢骨》中,画家王雪峰将四肢骨的不同形态依次排布,充分体现出严谨的解剖学构架下的人体之美。王艺辉的《白衣战士》则以蒙太奇的分镜手法设计构图,谱写出医务工作者面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不分昼夜治病救人的大爱壮歌。艺术家们在尊重医学图像的科学性与准确性的基础上,通过巧妙的艺术构思和独特的形式语言,强化图像信息的真实性、逻辑性、形象性和艺术性。众多佳作的集中呈现,对当下的医学插图创作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更开创了艺术与医学跨学科交叉融合的新局面。

生命的观照

人类疾病实验鼠模型 汪安澜、喻瑶

  医学插图作为艺术与医学相融的重要载体,往往最能以其严谨的科学呈现和个性的艺术表达吸引读者,使之全神贯注,深入其中,在潜移默化中起到科学教育与艺术陶冶的双重作用。今天,医学插图数量之庞大、内容之丰富、风格面貌之多样,不仅为医学教学、研究和宣传提供了大量兼具实用性与观赏性的图像参照,更赋予了医学以美学价值。广大艺术创作者和医学研究者以高尚的职业精神与责任担当,致力于促进学科间的交叉融合与发展,即是呼吁人们关注生命,热爱生活,相信科学,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贡献智慧与力量。

生命的观照

失眠 荣池

生命的观照

光的疗愈 翟翠平

  《光明日报》( 2021年10月17日 09版)

[ 责编:董大正 ]
阅读剩余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