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征“慰安妇”的反人类罪行不容翻案 _光明网

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点击浏览器下方“”分享微信好友Safari浏览器请点击“”按钮

文化人 天下事
正在阅读: 强征“慰安妇”的反人类罪行不容翻案
首页> 光明日报 > 正文

强征“慰安妇”的反人类罪行不容翻案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2021-09-18 05:5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鸣镝】  

  作者:吕耀东(中国社会科学院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今年“九一八”前夕,日本文部科学省批准其国内教科书“随军慰安妇”订正申请,再次掀起了否认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狂潮,令世界警惕。9月8日,日本文部科学省宣布,关于“慰安妇”问题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从朝鲜半岛征用劳工的教科书表述,有5家教科书出版社提出了删除或更改“随军慰安妇”“强掳”等表述的订正申请,予以批准。其中既有目前正使用的教科书,也有明年春季起使用的教科书。此决定一出,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尤其是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和伤害的中朝韩等东亚国家一致予以强烈谴责和批评。

  日本妄图否认强征“慰安妇”罪行

  日本教科书审定标准规定,必须使用基于“内阁决议”所表明的日本政府统一见解的表述。按照批准程序,日本审定中学教科书的责任机关是文部科学省,主管负责人是文部科学大臣。教科书书稿一经审定合格,文部科学省就给相关出版社发出“合格”通知书,出版社便可拿着样本上市征订和印刷、出版。在今年4月的日本政府内阁会议上就通过一份答辩书,宣称“随军慰安妇”这一表述可能招致误解,仅称为“慰安妇”“较为合适”,妄图减少强制性色彩。此外,还指出将从朝鲜半岛向日本本土动员劳工一律称为“强掳”“并不恰当”。

  受到日本政府的指导,山川出版社、东京书籍、实教出版、清水书院、帝国书院5家日本出版社积极配合“响应”。在包括初中社会1册、高中地理历史26册、公民2册,共29册教科书中,将原有的“随军慰安妇”的表述改为“慰安妇”。比如,山川出版社的《初中历史 日本与世界》删除了“所谓随军慰安妇”的部分。清水书院保留了“所谓随军慰安妇”的表述,但添加注释称“过去包括政府谈话等在内大多如此表达,但现在日本政府认为使用‘慰安妇’一词较为合适”等字样。这些教科书将“强掳”“强制性地带走”的表述改为“强制性的动员”或“征用”。这样的修改显然不是文字游戏,而是日本政坛极右势力对于日本社会教育领域的毒化,更是日本历史修正主义思潮对二战反法西斯历史正义的疯狂挑战。可以预见,随着这些教科书采用率的提高,将会有更多的日本青少年被灌输错误的历史观,其后果值得警惕。

  强征“慰安妇”历史事实清楚,不容狡辩

  “慰安妇”制度是二战时期日本政府强迫各国妇女充当日军的性奴隶,并有计划地为日军配备性奴隶的制度,也是日本军国主义违反人道主义、战争常规且制度化了的国家犯罪行为。

  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亚洲受害国人民造成深重灾难,日本军队采用强制、诱骗等手段强征“慰安妇”,人数多达70余万。这是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罪行,铁证如山,不容否认。

  大部分通过诱骗和强迫来的“慰安妇”来自中国、韩国和菲律宾,其他国家和地区还包括缅甸、东帝汶、日本、马来西亚、泰国、越南等。2015年,中国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的世界记忆遗产申报文本,申报了“南京大屠杀”和“慰安妇”的相关档案。对此,日本政客百般抵赖。时任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称,日方已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传达了“遭政治利用的担忧”,要求其慎重审议。日方甚至要求修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记忆遗产制度。日本外务省还发表了一份谈话,威胁冻结日本政府计划支付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分担经费。可以说,日本历史修正主义已发展到妄图改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相关制度的地步,其否认“慰安妇”罪行的目的彻底暴露。2016年5月,来自中国、韩国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民间组织再次发起“慰安妇”资料申请“世界记忆名录”遗产登记,争取将东亚各国饱受日本军国主义侵害的“民族记忆”,延续发展成为全人类的“历史记忆”,以警示世人。

  否认强征“慰安妇”言行受到国际社会严厉谴责

  近年来,日本国内历史修正主义思潮日益泛滥,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言论使“历史问题”再起风波,大有“外溢”到国际社会的趋势。早在2007年3月,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表示并无证据显示日本官方强征亚洲妇女成为“慰安妇”,此言一出,立即遭到韩国、中国、朝鲜、美国等国的强烈抗议和谴责。针对美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当年5月一份决议草案要求日本政府就二战“慰安妇”问题明确作出道歉一事,安倍表示,日本政府无意再次就“慰安妇”问题作出道歉。曾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的韩国妇女及相关团体在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举行集会,要求安倍收回发表的“慰安妇”问题的错误言论并谢罪。当时,美国会也担心日本与邻国间关系恶化会不利其亚洲利益,所以美众议院国际关系委员会当年9月首次举行“日本历史听证会”,要求日本明确承认奴役“慰安妇”罪行。安倍有关“慰安妇”问题的言论,以及日本“历史修正主义”思潮,受到国际社会一致谴责。

  在2015年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日本的历史修正主义再次否认军国主义侵略罪行。日本十分害怕中韩等国将“慰安妇”相关资料提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世界记忆名录”遗产登记。时任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称:“预计今后将出现各种事项的申报,必须切实保证我国的影响力。”然而,中韩等国将“慰安妇”资料提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遗”,是在维护历史正义,揭露日本历史修正主义,赢得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赞同和支持。

  历史罪责不容逃避

  进入21世纪以来,陆续上台执政的安倍晋三等政治人物大多赞同“自由主义史观”,推行历史修正主义。可以说,日本新一代政治人物在历史问题上的“政治诉求”,明显地表现在否认强征“慰安妇”等具体历史问题方面。例如,安倍晋三、高市早苗等人在日本的教科书“改恶”和参拜靖国神社风波中,均充当重要角色。本次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的高市早苗一贯主张日本首相要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并认为中韩批判歪曲历史的日本教科书是“干涉内政”,是“按照现在的价值观去评判过去发生的事情”,显然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罪行毫无反省之意。

  在如此风气之下,日本文部科学省历年来通过的教科书书稿中关于“慰安妇”的不少历史记述严重失实,肆意歪曲历史,鼓吹军国主义侵略有理。可以说,日本政府审定通过歪曲历史事实的教科书,妄图使其过去对亚洲国家实行的殖民及军国主义侵略合法化。这是借助教科书修改的形式宣扬“历史修正主义”,力图模糊历史,否认罪行。

  此番日本政府通过否认强征“慰安妇”的教科书,竭力淡化军国主义侵略罪行,表现出否定“河野谈话”的“历史性大倒退”,是对强征“慰安妇”这一反人类罪行的翻案,是日本政治右倾化的集中表现。对此,韩国主要报纸《朝鲜日报》评论称,通过更改表述,在“慰安妇”问题上承认原日军参与的1993年官房长官河野洋平谈话“事实上成为一纸空文”。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反人类罪行,这一历史事实铁证如山、不容否认。“日方再次在教科书上耍小聪明,玩弄文字游戏,这是企图模糊历史,淡化和逃避历史罪责,渐进式否认和歪曲侵略历史。再次伤害了受害国人民的感情。对此,所有热爱和平的人们绝不会答应。”

  回顾历史,日本每一次否认和美化侵略历史都会引起亚洲被害国及民众的愤慨和警惕,都会加深各国对惨痛历史的记忆。一致谴责日本政府通过否认强征“慰安妇”的教科书,是对所有惨遭日本法西斯强征的“慰安妇”人格尊严的有力维护,是对人类生命的尊重、对人权高度重视的体现。同时,也昭示国际社会,决不能允许否认军国主义侵略罪行的历史修正主义继续泛滥下去。

  《光明日报》( 2021年09月18日 11版)

[ 责编:张悦鑫 ]
阅读剩余全文(